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肝vixx/王者荣耀/战狼/草马,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图一直糊,那我不发图了行不行(无奈)
名称:你的可爱有价无市
类型:黑道萌甜/心机忠犬x暖傻易骗
张贤胜x金泫雅 平行黑道
 
素净的白衬衫被粗鲁地揪紧,泫雅整个被甩倒在桌子上。暴力的元凶把泫雅抬起来,双手扭成一个无力反抗的姿态,这一切快到泫雅几乎身不由己。
泫雅在疼痛中只听见被扯落的花铆胸针在地上叮当作响。
“我……我不认识你!”

束缚她的双手再度扣紧,泫雅感觉自己的胳膊正发出吃力的嘎吱声。耳边贯进一股温热的气流:“金泫雅。”
“那是我的本名没错!可我只是这里给荷官打下手的学徒!我有合同,真的,而且不记得我有得罪过谁!”泫雅的舌头利索程度和紧张程度成正比。
身后的男人犹豫了一下,把泫雅翻了个面。

泫雅尽力做出真诚的表情,直视着那个染了好看银发的男人。
好……好看?没错,这个男人长着一张男性看了都会服气叹帅的脸,面容瘦削单薄,还有花色招摇的骚包西服,不知怎的正好卡在自己诡异的萌点里,如果现在的表情没有那么凶猛的话,泫雅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帅成迷妹(咳)。

“你让老大注意到了,这只是一个确认而已,很抱歉。”银发男人伸出手:“张贤胜。”
泫雅活动了一下被强扭到酸痛的手指,握住了面前的手:“啊,不客气。”
张贤胜忽地低头,似乎是要吻手礼的模样,吓得泫雅几乎本能爆发要抽手。结论当然是根本抽不出,然而他只是低头闻了一下泫雅的手而已,并无多余动作。
“没有火药味和白粉味……”
你是狗鼻子吗。泫雅把一句吐槽憋了回去。
“……你很干净?”

“别问那么奇怪啊喂!”本来脑子里就胡思乱想一堆,现在诡异的感觉越来越大,泫雅终于没憋住。

哦莫哦莫,看来是对自己的屁股非常紧张了。

但这脱口而出的话只是让泫雅内心多虑地自我忏悔,张贤胜反而露出淡淡的笑意来:“没事了,走吧。”

等等……刚刚是笑了?!

这一笑搞得泫雅也忍不住嘴角上扬,摸摸脸才开始发慌:完球,那个银毛估计看到我傻笑了。

泫雅感觉脑子里冒出一个喷发的小火山,脸被岩浆烧着了一样飘红。


这才不是我呢,我很酷的!

泫雅逼迫自己心如止水,开始面色波澜不惊地给荷官递擦净的骰子、及时换掉残破的筹码以及给荷官或任何指挥到她的人端茶送水。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低沉贴耳的震感让泫雅回忆起了在桌子上被银发势力支配的恐惧。
“轻松可爱的样子更适合你。”
泫雅从耳旁的热源开始烧红到整张脸。
你你你管我干什么,你不是有老大要保护吗!弃满场可疑人员于不顾,跑到我这里来打什么酱油,你会不会当保镖!

“空调温度很高?”张贤胜补刀,泫雅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抬不起头去反驳她了。

直到那个银头发的混蛋被老大叫走。
“js!老大叫你!”
“哈哈哈哈哈哈……”泫雅没忍住笑出了声:“js?是这里一款鸡尾酒么?”

张贤胜保持微笑:“无论你如何想,名称的选择我无能为力。”说完大步离开了现场,向重重人群的另一端走去。

几人向张贤胜点了点头。虽然没必要,但他还是乖乖跟在几个保镖身后,被领进了包间。

“哥!刚刚怎么样,钓到了吗?”包厢里嘈杂的声音里,有人走出来上前搭着贤胜的肩,一起摔进了沙发。
“需要时间。”此时的张贤胜惜字如金。
“不会什么都没干吧?”对面人不可置信地夺下张贤胜手里的饮料。
“喜欢的类型不可能这么不积极,哥肯定是要下大棋!”
而话题中心的张贤胜只是不慌不忙地看着这几个人,仿佛在慢慢回忆之中:“那个女人啊,真是……出乎意料地有趣。”


这里各种花式发色的人很多,但一头银发的还是少见,哪个老大会让自己的手下染那么出挑的颜色呢?难道不会显眼到无法伏击敌人吗?

这让泫雅想起了她确实被这样发色招摇的人给伏击了的事实,好吧,这种个案不算在内。


后台来人示意泫雅可以换班了,泫雅这才能够趴在被子里来上一觉。今天居然被赌客邀了酒,还不止一杯,虽然经常看见服务员小工被请酒,但大多都是性感大胆的美女或助赌客一臂之力的机灵小子,泫雅这样把自己包得紧紧的“保守妹”应该没有什么人会注意才对。

半梦半醒间,只听见一股股震动从身畔传来,稍有意识的泫雅瞬间吓醒,几乎是光速接起了电话。
“是哪位?”只怕是赌场的紧急来电,脑子还昏沉着的泫雅有点紧张地屛住了呼吸。
另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像忍不住笑一样,听得泫雅莫名委屈:“到底是谁啊,不要吓我啊……”
“我。”
泫雅立刻分辨出了声音,瞠目结舌地握着手机“是……是你!你怎么拿到我电话的!赌场都有保密条款,为什么会……”
“不需要通过赌场。这只是基本素养。”张贤胜在单元楼前抬起头,看着那个种满大颗盆栽的窗户——生活还蛮有情趣的嘛:“我在你楼下。”

“你不去管你的老大吗?老大有你这样的保镖真是倒霉。”泫雅不知怎的就敢胡乱吐槽了,肯定是对方气场太亲昵的原因!原来平时也不凶嘛哈哈!

泫雅刚开门,张贤胜已经在门前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了。

卧槽你会飞啊!

依旧是银发,衣服换成了平常的黑款,里面加了白色汗衫莫名有男友力……然而这不是重点!这次的他戴了副眼镜,圆形粉金,衬得面色更加明朗白净,甚至让泫雅有些看傻眼了。

“我不进去了。”看泫雅的衣服还没换,便直接把泫雅扯出家门:“你出来陪我吧。”

果然亲和力什么的都是假的,笑容满面照样把人控制得毫无反抗之机!
看到门关上,泫雅一瞬间慌张地检查钥匙的去向,而张贤胜只是淡淡说一句:“你的钥匙在左边裤袋里。”

好吧,抛却这些捉摸不透的反差,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嘛。要知道一个实习下手的工资并不高,更何况新人收不到什么固定小费,能被请一次客还是很心满意足的。就是烤牛排什么的有点难切。

看到面前人盘子里的肉块上粗糙的锯齿,张贤胜强迫症犯了。

“让开我来。”接着自己坐上了泫雅的位置。

看着张贤胜利落地把盘子里的碎渣推到一边,接着游刃有余地瓦解了看似坚不可摧的牛排,甚至切口平整闭合,一个难看的锯齿都没有,泫雅反而冷汗直冒:这个人怎么切东西这么熟练啊喂!

果然是深藏不露,武功高强的保镖啊!但是被派去检查人,又能被放出去闲聊的保镖,肯定不用常常呆在老大眼前吧。泫雅想当然地觉得,老大要不就是放心他,要不就是太不在意他了。

“那个……你的老大对你怎么样?”
“一般。”张贤胜打开一罐水果啤酒,递给泫雅。
“都是你不会来事啦,其实你身手好,形象很不错,就是不太讲话,平常有在老大面前好好表现吗?”
“我形象很不错?”被粉金细框镜覆盖的眼睛微眯,好像在对她暧昧地笑。

妈的说漏了。

“咳,不要在意这个。如果老大会注意到你的话,你的地位不会差吧。”
“我不关心那个。”脑子里还反刍着你形象很不错这句话,脸上笑意更盛。
泫雅被这个人清奇的脑回路给气到了,老大宠你代表着什么?代表你不会被当炮灰啊!分红也能多拿一份啊!这个家伙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

但是这个人好像真的不care什么,可能是对自己的存活有足够的自信吧。泫雅无奈地闭嘴,囫囵吞枣地往自己嘴里塞肉,对面的银毛反而优雅起来,微笑着慢慢添酱料,大多时候一脸宠溺地看着泫雅,跟泫雅才是主菜似的。

这鼓鼓的小腮帮子,这粉嘟嘟可爱的小嘴,这鼻梁这眼睛……我们张总都看痴了。

泫雅一想,唉,不都是给人打工的么,打手保镖也不好当啊,吃这么点怎么行。

“把这肉,还有这个吃咯。”于是泫雅终于抬起头,咽下食物开始指挥。

他脑子里都是稀碎的黄色豆腐渣,就差傻笑出声音了,反应了一下才听明白:“你吃不完了?”

“你不是也累么,吃吃吃。”

贤胜开始忍不住了,忍不住就要上手,上手就要先捏捏耳朵。泫雅一句“你平时都吃这么少吗”卡在了喉咙里。

我们的马儿都被摸呆了。

咦这人好像和那天推倒我的(咳)那个人不太一样。

没那么凶,还有点傻。赌场嘛怎么说都是尔虞我诈之地,虽然面前的男人很吸引人,但还是从一开始就别往暧昧的地方走比较好。

同时的张总已经被这触感淹没了神智。我的天这世上还有这么好摸的萌物?!我要把这人搞到手摸个天昏地暗!

泫雅发出了慌张的咳嗽:“那个……js啊……”
摸法太暧昧了啊魂淡!
金总也感觉到手里捏着的这个小玩意儿越来越烫,跟要烧开了似的,怕这小可爱跟她翻脸,赶紧撒开手说出了早已想好的话:
“接下来几个星期你值班的时候,我老大会去你那里玩两局,没有特别的。这不算出卖老大行程,一般业内的人都知道这事。”

泫雅点头如捣蒜,果然多交些朋友就能多收获些情报,果然自己也不会一直当赌场小白嘛。



晚上泫雅值完上半场夜班,和刚认得的同事道了别,一回头就看见某银毛满脸微笑,正打开车门等着她上车。震惊的马儿没有觉察到同事揶揄的窃笑。

“别坐公交了,上车。”

现在做保镖都这么赚钱了吗。

“泫雅呐……”

“我我我自己会扣安全带……”

“马儿……”

“我我我自己会吃……不要喂我啦……啊姆(还是吃了)”

 慌张的泫雅缩在副驾驶一勺勺吞食着冰淇淋。哦莫完了我已经是个马控了,又双叒叕被萌了一脸的张贤胜这样想。

好了,接下来按着张总的计划,只要发生接触就可以每天来接送马儿了。当然也不能显得自己太闲,只要说因为老大最近休整期自己的空闲也比较多就能骗过马儿了。

毕竟如果一开头就说自己是老大,那就变成了她要伺候的客人之一,怎么还能有把她强推在桌子上的理由呢,怎么还能有这么亲近的距离呢。

张总的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的微笑。



张贤胜也不知道泫雅怎么会这么遭人嫉妒,就刚刚她烧水那一会儿,至少拦住了五个想往泫雅烧好的水壶里捣鬼的人。
“hiong……过来帮我看会儿,我去趟洗手间。”
无所事事的伙伴听话地站到了灶台旁边。
再回来时,水壶已经没了,再出去看时,泫雅已经倒好了茶水,在做别的事,丝毫没注意到张贤胜。真是心大。

桌上坐着的正是“他的老大们”,故意差遣那些酷爱使唤泫雅的小工,张贤胜偷看到泫雅在暗爽地憋笑,忍不住转过去也笑出了声。

新一局开始了,虽然张大佬叫他们随便赌,但小弟们为了照顾老大的老婆本(咳!)没使劲压筹码,其他人也一样,随随便便推了一小堆出去,开始等荷官叫牌。

而泫雅又去了后台做事,忙得几乎没停下来过。张贤胜放松地看着场内的牌序,一错眼的功夫泫雅就又没了。

“真是别人说什么就去做什么的傻孩子。”张贤胜忍不住去跟着她,真令人担心啊。
进后台却不慎和泫雅迎面撞上了,看着泫雅疑惑的表情,张贤胜当机立断撒了谎:“老大刚刚叫我看场,我刚要去的。”帮泫雅把水桶拎到大堂墙角,张贤胜假装很匆忙地跑进了人群。
这辈子就靠反应了。

瞎晃了两秒,张贤胜悄悄探出头去看泫雅拖地的样子,嗯,真是不错的屁股……咳咳,这地拖得还挺利落的嘛!

看着看着,旁边就多出了两个可疑人物,正假装称兄道弟地和泫雅说话,张贤胜耳朵瞬间竖了起来。泫雅也算半个明白人,不会那么简单就被人骗走的。
然后泫雅就被那两个人拐走了。
他顾不得给自己圆谎,只想去看看这些人要把泫雅带到哪里。砰地关上的门预示着泫雅可能遭受的威胁,张贤胜就算不能确定,也一抬脚踹开了门。

“贤……贤胜!”泫雅明显被人踹到肚子,正躺在地上语无伦次。旁边围了几个同样白衣制服的小工,其中一个还揪着泫雅的制服,那提起的制服露出泫雅的细腰,贤胜恨不得立刻用眼神把那手剁了。

“哥……”在场的老员工认得张贤胜,急忙松开泫雅。
然而张贤胜眼睛只看着泫雅:“怎么了。”
“她们说我抢她们的小费,可是我这两天都没有收到小费啊。”泫雅满脸委屈。
看来是被害了。张贤胜扶起泫雅,给她整理好衣服。
那些小工本来就感觉大事不妙,而张贤胜似乎有放他们走的意思(搞死你们不是现在),于是呼啦啦全都跑光了。

见张贤胜一眼忧心地碰这碰那,泫雅反而更着急张贤胜的工作:“我完全没事啊,倒是你不是要去看场吗,老大发现了一定要骂你的啊!”

着急的泫雅赶紧拉着他向外走,偏偏张贤胜一使劲她就被扯回了原地,只能毫无作用地干着急。
我怎么会看上这么蠢的人啊。张贤胜实在失去了再骗下去的耐心,双手箍住了泫雅那只不知道装了啥的脑袋。

“第一,正常保镖不会穿那样的衣服;第二,老大如果对一个场内人员有疑问,会直接让赌场老板派人去检查;第三,没有工作时间会特地跑来和你闲聊的保镖。”

泫雅思考了一会儿:“所以你不是保镖?”

“我是老大之一……但是那不重要!第四,一个双手一直接触消毒水的下手,手上没火药白粉味是正常的,那天的闻手其实毫无作用!”

“那……那你闻个鬼啦!”泫雅晕晕乎乎,脑袋被人握住真是梦幻般的体验,尤其是正对着那张帅气、此时认真无比的脸。

“因为我喜欢你。”

虽然是有那么一点预感啦!但是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泫雅感觉到自己的脸已透红到无法隐藏,脑子里的小火山也彻底地、完完全全地爆炸了。

 其实这话说出来,张总也有点咂舌。本来想再纠缠不清一会儿,踏踏实实地提高表白成功率,现在一个不自禁就吐露了真心,怕不是要把小可爱吓坏。

现在小可爱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倒把一向波澜不惊的张总给看慌了。脑子里面甚至一幕幕浮现小可爱怕他躲他再也不理他的场面……不要啊!

马儿脑子里的小火山还在喷发,整张脸红成个柿子,终于组织好语言回问:“你说真的么?”

如果是假装在开玩笑……张贤胜舌头突然打结,怎么也说不出我只是开玩笑这些鬼话。

什么开玩笑啊!男人就要直抒胸臆啊!畏首畏尾的话之前的努力撩马都算什么!加油啊张贤胜!“我说真的!和我在一起吧!”

泫雅眼睛转了转:“你说你是老大么,我……我是没有生气你骗我啦……因为我也……”

小可爱猛地捂住了脸,向门外挪动:“哈啊啊我地还没打扫完,要留堂啦!”

“别跑给我把话说完啊!”



 

你的可爱有价无市,必须要我花尽心思。

小弟看到张贤胜拉着泫雅的手走进赌场,默默把香槟开爆。

END❤️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