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肝vixx/王者荣耀/战狼/草马,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露蝉】今夜的月与花,与往日并不相同

(校长露娜/前期冷漠无感后期霸道心机占有欲爆棚)
(美女教师貂蝉/外表骚气大条内心敏感又逗比)
(这就是一个总裁和傻子的故事)

“再胡作非为,我会考虑开掉你。”
“我一走,这学校里的男人们可是要方寸大乱、鸡犬不宁了哟~”
露娜仔细想了想。这女人虽然穿粉戴紫极为骚气,满口“哎呀人家不擅长教训孩子们啦~”“作业本好重人家根本拿不动啦~”“都是孩子们太聪明一讲就懂啦~”之流的阴柔言论,但教学实力也是为数不多令她这校长也叹服的存在。
“下次穿工作装吧。”
露娜细化了要求,算是做出了一定范围的妥协。
那粉唇翘得老高,宁愿靠在椅背上哼唧唧也不回话。
“你穿工作装特别好看。”策略骤然改变,露娜不断夸赞起来:“衬托的肤色我很喜欢,如果发饰简单干净一点的话会更令人心动的。”
“好的!”那人猛地从椅子上弹起来。在貂蝉心里这些话贼他妈受用,目光灼灼,流着口水。这口水是为露娜而流的。
怎么说呢,露娜这人,胸大腿长腰细肤白,颜值更是一枝花,就是太死板太严肃了,不管貂蝉怎么嚣张,只要露娜理智上觉得学校需要貂蝉,就可以随意容忍她胡来。据可靠线报,露娜是参过军的个中好手,貂蝉盘算着露娜要是长着一般人的脾气,早就把她这表面吊儿郎当的玩意儿一拳打爆。
走出办公室的露娜,八厘米高跟鞋在空荡的走廊上笃笃作响。突然她笑了一声摇摇头。
呵,这傻子。

下午,貂蝉就穿上了工作装。在露娜面前,z字漂移:“我美吗?美吗?”
露娜依旧冰美人,面无表情地凝视了她,然后淡然穿过学生群,忙自己的事去了。留貂蝉一个人嚎叫“哇你这骗子!”
工作服还是要穿,日子还是要过。貂蝉哼唧唧地想,自己当初黏在校长身边完全是为了狐假虎威,利用露娜的冷峻把追求自己的男教师隔开一段距离,没曾想露娜很快把她性格摸清,加班前的办公桌上无声地放着月紫色的餐盒与面膜,让貂蝉小心心被击中整个人好鸡儿感动。
不过当她看到她的同事,凯的桌子上也出现熟悉的月紫色饭盒后,貂蝉顿时小心儿崩碎。露娜当然确定是没有男朋友的,所以是对每一个和她有接触的人都这样吗。好气噢。
再为她心动我就是猪。
说来追求者太多,也不是好事啊。
稍微做什么事,就被当成宝似的传来传去无限放大。源源不断的礼物要怎么回复噢,真让人头大。

除了要跟着避雷针露娜,但露娜毕竟大多时候不在,全国各地有的是会议讲座让她开,哪有那么多工夫整日被貂蝉黏着。
我已经是只废蝉了。
貂蝉正眼巴巴数着露娜回校的日子,学生来找她问题目她都没听见。如梦初醒后貂蝉立刻给自己暗暗训斥,该工作时要工作,思念什么的可不就是浪费时间。
晚上,深夜~又是很多号码陆陆续续给她发晚安的时刻。就在她关闭提醒准备睡觉的时候,短信栏一个熟悉的名字蹦了出来。
【加班了?】
校校校校校长!报告校长,没有加班,身体健康!
【今天的自拍好像有黑眼圈】
貂蝉心里一咯噔,立马翻到朋友圈。完了完了今天的采光怎么这么糟,眼圈快掉地上了,拍的时候还觉得如花似玉呢!
貂蝉冷汗掉了两滴。
校长大人啥时候这么关心民间疾苦了……
【别贫,少发点照片在网上】
是是是,我们校长说的话,能有不对的道理吗!
貂蝉觉得谁都撼动不了她全校第一露吹的地位。
【知道就行,你要听话】
貂蝉手一哆嗦,手机掉在了地上。妈诶,我们校长今天似乎非同一般,攻气爆棚,四舍五入能简直是上天的节奏啊。
平复着心情,貂蝉趴在床沿捞起手机,思索了一下,手指啪嗒啪嗒按着屏幕。
【你喝醉了吗?】
不消一秒就收到回复【嗯】
貂蝉还没来得及讲骚话,对面就蹦出消息【是我疲劳了,你早睡】
不知道为什么,貂蝉一字一句念着“是我疲劳了”,总觉得这话语里有种不可言说的失落感。
回过神来的时候,手已经一抽抽把信息发出去了【早点回来】
我为什么要这么人妻啊……

貂蝉第二天看到露娜就坐在她的办公桌位,用她的杯子慢悠悠喝着茶等她来上班,手里还压着一叠子情书。她感觉世界都不能好了。
但她表面上丝毫不虚,摇晃着腰肢走到桌边,娇笑着斜睨着露娜:“哎呀,收到的情书太多真是烦恼呢~”
露娜脸色很认真地盯着她的脸,语气真诚:“很烦恼了?我在年级会议上帮你说一下。”
搞不好是友爱互助,貂蝉觉着万一她真这么做了,自个儿保不准要吊死在这一棵月光树下。
更何况这棵月光树还真是木头,木头了好几年了那种。
貂蝉挠挠头掩饰思绪,胡乱笑了两声:“别吧。”
露娜无言。貂蝉就一直在旁边站着,随着露娜的气场越来越冷,她就一直巴巴地站着好像做错事的学生。
“就那么喜欢他们围着你转?”
不不不,没有的事。貂蝉刚想说话,露娜却没给她机会。
“一旦有人不在意你,你就要巴着这人不放,直到所有人都喜欢你是吧?这样你就能满足自己吊着所有人胃口的愿望了?”
这个思路……骚啊老板。
貂蝉垂着脑袋,傻呵呵地应付:“校长今天找我整顿风气呢么?”一边伸手拉张椅子给自己坐。
手还伸在半空就被人抓住了。露娜的手劲现在可算是让她领教到了,真痛。
“你这算是承认了?”露娜双眼眯起,眼瞳内透出危险的光泽,好像还有点恨意。
此时的气氛可以说是非常紧张了。这步步紧逼欲加之罪让貂蝉心慌慌,连忙嘴快地澄清:“不可能的!荒谬!我从来不巴着谁呢!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我!我也不想要吊人胃口!我冤枉!我要二审!”
那双月紫的眼泛着微烫的情愫,盯着貂蝉迅速红润起来的脸庞,突然大笑起来。
“那就好。”
貂蝉心头里慌张地垂下脑袋,这工作服有点紧,她心里酸溜溜的,只有喏呐点头。
不得你说什么是什么嘛。
这一点都不好,我貂蝉什么时候这么老实巴交过,还不是为露傻为露狂最后等露发皇粮么。我怎么能承认我是只巴着你不放呢,这不太gay了么,那露娜可不就看出来我为她弯曲了么。
本蝉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开会的时候,貂蝉百无聊赖地翻着朋友圈。她几乎每天会固定一张自拍,却也不太关心收到的评论。她就是喜欢发自拍而已。
但现在她想看看,点开评论区,最早的一条是某男同事发的“好可爱,手写信收到了吗”
手写信?稍加思索,这人不是数学组男神么?在女生里人气还挺高。
那就回一下吧。
“貂蝉。”
突然被冷酷的声音点名,貂蝉差点吓得把手机扔了。
明明以前都随便玩手机的,现在她心虚些什么呢。
好像被人捉了奸似的。
“运动会还有一个星期,你有什么打算?”
在大家都在场的时候,貂蝉喉咙里有些干巴巴,不明白为什么露娜会突然苛刻起来。她有些局促地思考片刻,然后说:“我会作表演的。”
“什么表演。”露娜还是语气冷淡。
“民……民族舞……”貂蝉干脆利落地把自己卖了。
这似乎是个令人满意的答复,露娜点点头继续讲事情,算是放过她了。

“你回他信息了。”
“谁?”
求你了老板,表情开朗点,不然我心里害怕。
露娜点点手机屏:“但是你之前都没有他微信。”
“那就是自动添加了……”
“不准乱加微信。”
那么管着我干嘛,我撩不动你,还不能撩组草了么,给条活路好不好啦。
貂蝉心里一酸,脱口而出:“凭什么不能加,我乐意回复,我开心。”
下巴骤然被捏住,冷冰冰的双眸望着她——露娜的睫毛可真长,手劲也是真大,痛死了——一字一句地、伴随着下巴上手指的揉捻:“别吊儿郎当的,该做什么你自己清楚,别等我帮你删。”
“你过分!”
貂蝉其实不觉得自己会和露娜生气,因为露娜一直是很讲理的人。但是现在,她非常不讲理,甚至很坏很讨厌,还让人痛得厉害。
“你太过分了!”貂蝉越想越气,直接把露娜的手拍开:“你要解雇我我自己辞职!别拿这种手段来逼我走人!”

气鼓鼓冲出去的瞬间,貂蝉似乎眼角瞄到了露娜难堪的脸色,但她管不了了,恨意满满地一股脑往前冲。
“你要撞墙了。”
迎面撞上一个气质冰冷的男人,抬头一看是凯,心就更酸了,真是什么烦心来什么。
“撞就撞,比看见露娜要好受多了。”
凯疑惑地挑起眉毛,摇摇头走到旁边去了。“我妹又怎么惹谁了……”

给自己挖的坑,自己得管埋。
貂蝉要在运动会上表演民族舞的消息传遍各个角落,现在她不得不躲在体操房疯狂练舞,懒得去搭理让她心烦的露娜。
说起跳舞就想起,当初在这个练舞房,貂蝉也是看到露娜挥舞一把大剑,身姿干练眼瞳灼灼,看得她下巴就没合上过。
就想着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帅,一个人,怎么能这样好看。这世间的爱情可真是不讲道理,在大家还没被貂蝉吸引的时候,貂蝉就已经被露娜吸引了,粉红泡泡挤在脑子里,满脑子都是想要接近而理由欠缺的深恋感,可追女神哪有那么容易的,爱上这么个人岂不是给自己寻烦恼吗。
于是就把这瞬间的感情潇洒打包丢进垃圾桶,并祈祷这个冷美人不要再散发魅力了,本蝉真的惹不起啊。

民族舞本来就是轻车熟路的东西,下腰、侧抬腿什么的都是随手就来,上台表演时也完全不虚,就是几个智障在貂蝉还跳着舞的时候上来塞花束结果被人拖走了。粉色的坠饰飘飘摇摇,貂蝉觉得这世界很空茫,唯独音乐和舞蹈作陪罢了,就算知道露娜应该坐在主席台看着自己,她也不想管。
关系差就差,差到死算了。
音乐不知不觉到了结尾的重音,那如痴如醉的舞蹈也要结束,周围如潮的叫好方才涌入耳畔,她回头看了眼露娜。
那个冷美人在微笑。神色竟然有种少女看到了十分心仪的东西时才有的忸怩羞怯,冷艳的长发在风中飘逸撩拨心弦,平时不爱笑的人突然笑起来竟这样好看。
一旦有人不在意你,你就要巴着这人不放,直到所有人都喜欢你是吧?
我不想要所有人都喜欢我。
我也不敢的,我也会害怕的。
只要一个人……一个人非常非常喜欢我、以纯洁的姿态救赎我,让我在无尽的舞蹈中也能无顾忌地抽身而去,我的心就这样被净化,这样就可以了。
于是她发了张自拍配字“无尽的舞蹈,何日方休”

运动会结束,老师们商量着去聚会,当然是不带校长的那种。
于是当露娜去后台找貂蝉时,只留下她那忘了带走的手机。貂蝉有两个手机,一个拿来当闹钟,一个用来接收消息。露娜点亮屏幕,屏幕上显示出一个舞蹈房和模糊的蓝紫色人影。
当然是谁都不知道那人影是谁的,但露娜很清楚那就是自己。
当她练习剑术,唯一一次感觉到背后有个粉色的身影,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当时就想着算了吧,反正校长擅长剑术也不是什么秘密,传出去也只不过是因为讨厌围观而少了个训练基地而已。
可是后来并没有传出去。只是那个粉色的家伙时不时在门后冒头偷偷看她练剑,明明觉察到那个身量不同于学生,那么就是个小孩子脾气的成年人,不仅没想着回头戳穿这个偷窥者,心里竟然还没觉得厌恶,可真是出奇地有趣。
忙碌不休一板一眼的校长当多了,她也想任性一次。
于是她就这么等在后台,直到那个粉色的家伙果不其然地匆匆回来拿手机,然后被早有准备的露娜按在门板上。
貂蝉支棱着圆滚滚的眼睛,现在局势不太妙。
明明想温柔的。露娜勾起深黯的笑意。但是这个人呀实在有趣,让人忍不住要戏弄她呀。
“你很会藏啊。”
貂蝉傻了,不知她话为何意,吞吞吐吐地问:“我藏什么了……”
“你是喜欢我吧。”
迎来的却只是谄笑:“是,谁敢不喜欢您呢……”
这傻瓜真是欠点教育。说了别发自拍,却被她当耳旁风。为她担心为她吃醋是当真一点都看不出来吗?狠狠咬上那个粉嘟嘟撅起的小嘴,貂蝉很香——当然是很香,就算只是靠近些都能感觉到那撩拨人心的香甜气味,非常甘洌……非常可爱……让人幻想着好好品尝下去该是怎样一番滋味。
吸吻和撕咬都是惩罚,露娜其实不太明白该怎么爱别人,要让她做出女孩子一样的温软有点困难,不由分说的强侵她倒是很擅长。
温软是一股反击的力道,反而将双臂缠上那个坏蛋的脖颈,努力昂着头在对方嘴里做出反攻。貂蝉赌气的哼哼声听得露娜心里发笑。
这个骨头硬的小粉红,对自己身上的好处真是毫无自觉性。
数分钟的纠缠终于告一段落,解开难分难舍的吻,露娜眸子里是一点微微闪亮的笑容:“你可真是缺点教育。”手指轻轻抚触着对方柔弱的齿龈“你缺的教育不止一点半点……”
露娜现在就想把这人扒了扔桌上享用,可是前面吃过教训,用强的并不长远,她还是要继续温柔诱导。
貂蝉双眼早就濡湿,脸颊红艳,偏过头去逃避触摸:“你……你这样戏弄我干什么?我惹你了?”
“你说平常?你惹我还不够多吗?”露娜早就知道这家伙行为言论都有够得寸进尺,在同事间也总编些关于冷脸校长的笑话。
要不是真心喜欢貂蝉,换一个平常人敢这么放肆,露娜早把这吊儿郎当的傻子一拳捶爆。
于是在想笑又担忧的心情中,露娜再一次吻上。
“我啊……非常非常喜欢貂蝉。”
貂蝉刚想从巨大的刺激里挣扎出来,胸前就多了双鬼鬼祟祟的手,吓得她一蹦三尺高,舌头都不利索:“等等你让我考虑考虑吧……不是,我说的是很好,可以!但是……我喜欢你,但是,我们明天见!”
看着那个落荒而逃的人,露娜看了看手里还是没有拿走的手机,眯起眼笑了起来。
以后还有的是好玩的东西呢……
—————————END—————————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