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肝vixx/王者荣耀/战狼/草马,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末世降临》ch4:女王与哑枪

《末世降临》运沇/拉啃/爀豆
BY:台风(微博@狂嗑我碧狗粮)
ch4:女王与哑枪
人无法要求别人的善良
只能抱着自己认为的信念而存在
令人惊讶地,MX为首的是一位肤白高挑的年轻女性,就算这城市已是末日般惨淡的光景,她的如绸长发依旧光滑盘起,细碎的卷刘海掩映双目的冰冷,风衣洁净平整宛如新烫,提着一把开刃的雕花长刀宛如众星捧月般被队员簇拥。此时她正率领一众人手包围在BM公司楼外,目光上下探究着早上看到的那些人到底藏身何处。
“我们时间不多。轩衣,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身旁的帽衫女孩点点头,一言不发地将狙击枪扛在肩上转身走向其他的大楼。
与此同时,郑泽运扫视一眼屋里的人们,冷声号令:“所有男人,跟我走。”

“我们看在MX搜寻队是女人为帮,才让了一条街给你。”韩相爀低沉的声音显露压迫力,很适合近距离喊话。
卷发微动,女人听见声音转过头。所有人像自动接到命令一样围拢上来,刀剑声在静逸到可怕的空气中变得尤为扎耳。
“请不要得寸进尺,我们这里一样都有高手,现在大家活着都不容易,你不必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生意。”
女人气色不曾动摇,如墨漆瞳挨个点过面前这几人,微瞥双眉:“你们……四个?我记得我今日于你们之中照面过一位高手,颇有眼缘,他为何不在?我也不想损兵折将,就凭你们四人,再加上这些微不足道的落魄上班族,我觉得你们不如直接向我纳贡交物资,否则我会让你们了解什么是真正的存活手段。属于MX的手段。”
冲。韩相爀点头。那些上班族男人也是为自己和家人的活命而拼,顿时一拥而上向MX队员杀去。车学沇和郑泽运则几乎同时出腿,将力道灌注右腿,狠狠砸向为首的高挑女人。
女人别看一双长腿细细的,行动起来毫不含糊,往后猛腿一步,身子下沉借劲扫出左腿,郑泽运跳后再度出拳,车学沇则是砸下身去控制住女人。MX队员已经从多个方向赶来配合保护首领,郑泽运立刻就被缠住,车学沇扭身陷入混战。
那边的李弘彬身手也并非花架子,MX里无论男女都能如虎如豹地缠斗,韩相爀与他一起杀进杀出,捡起地上的刀扔给李弘彬,手里正巧接到了后者抛来的长匕,短暂相视而笑后谁也不矫情,面前无论是谁,该杀的对手一个都不会放过,手风歹辣不输对面练家子。
车学沇拳头把一个壮太妹的下巴打脱,回身错开呼啸的棍棒将来人一肘击晕,节奏纯熟到优雅的地步,战斗实力令郑泽运惊艳不已。郑泽运不能算练家子,爆发太久精神上有点吃不消,这时他恍惚听见枪的声音。
就算是非和平年代,城市里又哪来的枪支呢?他以为是自己耳朵充血听错了。
周围没有因为枪击而飙血倒地的人,他猛踢一脚去除杂念,自然地觉得连续几声枪声也是因为自己神志不清。
两方人都是蛮着一股劲不杀光对方不罢休,但从贸易公司围墙外走进一个脖间挂着耳机的小个子男生,悄悄对首领说了几句。
“停下!立刻停下!”
休战令已下,一棍递出将对手挡在身外,专心听着首领后续指令。
女人步伐迅速地离开BM的地盘,向一栋不起眼的大楼冲去。
郑泽运、车学沇、韩相爀、李弘彬四人身上也有点伤,但尚可一拼。现在的异状让他们想上去一起探明情况。
一众人安安静静走进了大楼三层,都感觉到楼内的氛围有些不对劲。
“轩衣!天啊!……轩衣!”
空荡到回声的毛坯房内传出首领的喊叫声,车学沇进门时看见女人正抱着满身浴血的小个子女生,穿着被血染为黑紫色的连帽衫,一卷黑色的长发从女人的臂膀旁漏出来,毫无生气地微微飘摇。
狙击枪落在地上,而房间另一头……
不仅车学沇,在场的所有人都瞳孔猛缩,一时间心脏都被莫大的恐惧捏紧。
被子弹打死的,畸形的金属色尸体。这类人的东西长着鸟喙似的锋利十指,满口犬齿变大外翻,绿色的肚皮高耸,两条腿脚都长着结瘤极为丑陋。
是变种人。
首领依旧慢慢擦着眼泪,握着轩衣的那手转变为穿过膝窝,将人打横抱起。
转身面对众人。
“你们也看到了……异种人已经到达本市。”女人眼神怅然带泪:“此时身为人类,自相残杀已无意义,我们需要尽快撤离。”
“怎么撤?”郑泽运开口。
“出于壮大实力的考虑,我可以接纳你们六个人,但仅限于你们六个。我这里不收累赘。”虽然高傲,也拒绝透露撤离方法,但这是一个多少带着善意的让步。
四个人面面相觑,此时已经“死亡”的轩衣突然细微动了动手指,车学沇立刻冲了上去。
“缺血,惊吓,疼痛都可能导致昏迷。虽然看起来很不乐观,您的手下可能并没有死亡。”车学沇一边毫不犹豫地撕开自己的衣服给女孩做止血急救,一边语速极快地解决现在的问题:“附近医院的输血材料都还在,虽然暂时没有血库,但是只要有确定是同型血的人志愿供血,她就有几率获救!”
首领眼神出现一瞬间的复杂。
“如何供血,我是O型。”
“我可以帮忙,但是你要带上我们所有人。”车学沇开条件。
“多少。”
“三十七人。”
“这绝无可能!”首领呵斥道:“她伤口那么大!还要缝针,甚至内脏的伤……这愈合的全部过程,你真的能保证她还可以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我保证。”车学沇鼻梁一层细汗,眼神笃定:“只要你带上我们,我保证她会健康活着。现在去BM领人,我带她去市立医院。”
女人和车学沇擦身而过的刹那,高声说:“三四,你来负责转移!”
“车学沇。”脚步匆匆。郑泽运自动与他并列:“我和你一起吧。”
“你还要看管那些人,我带着老幺去。”

备用电开启,手术灯通亮,不由得感叹有电的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韩相爀把人放在病床,车学沇立刻把输血管连接在首领与女孩之间,接着解开包扎布,熟练地拉来操作台,打麻药清理淤血。
“在下,慕锦。出身军官世家。”
车学沇额上冒汗,只能听,分不出精力出声回应。
“木槿?很适合你。坚韧,永恒的美。”韩相爀小声插嘴。
韩相爀被差遣去找更多缝线了。
“请务必治好我的……手下。”
“我知道这是你的爱人。”
“这……并不是她的意愿。她只想为我效忠。”慕锦光是坐着就汗湿满额,她也有自己的害怕:“我开出了这可笑的条件,却只让她在大后方做狙击,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状况……以后绝不,绝不会再让她离开我的视线……”
车学沇算是情中怪胎,只会嘴上感同身受啧啧感慨,心里头还是没有爱的情愫可言。想到自己谁都不爱,怕是这辈子与工作结婚,他叹口气低头忙活。
三个多小时的层层缝合,天将黑。带上一波医用物资,搬出担架,几人匆匆赶回BM。
车学沇他们是真的没想到MX是用消防车、救护车和轧路机、推土机组合撤离的。
关掉车警铃,暂时负责人安三四向郑泽运车学沇做解释:“请原谅我们的设备粗糙简陋不入眼,但这是我们多方努力下能找到的最大资源,压路机和推土机已经提前出发,根据线报,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开到相对平坦的郊区。”
车学沇和慕锦首领、轩衣他们在一个车里,其余五人分散在不同车里照顾着那些可怜的人。
李在焕和郑泽运在一个车厢,他可爱的举止令拥挤的车厢内时常欢声笑语,唯独郑泽运在角落沉默,只有发出微光的耳坠在随车厢颠簸而跳动。
金元植和韩相爀、李弘彬在另一个车厢。
韩相爀小声背诵着金元植听不懂的东西,李弘彬漂亮的脸贴近,靠在一旁边听边点头,还能微笑地揪出错误。
不愧是当时学校里的数一和数二啊。金元植只能这样感慨并十分想念李在焕。
“豆儿。”
“嗯。”
李弘彬的声音带着电音般的微磁力,韩相爀听着总觉着很舒服。
“……你也想到了吧。”
“……是。”
金元植一脸懵。你们想到什么了?
“如果按慕锦的思路来,我们六个人手上的血不会少的。每天,都不会比今天少。”
“我们依旧要记住,杀伐不是本意,甚至是不应该出现的。但是我们又不得不需要。”
“在血肉横飞中稳定心神,是最重要的。”
幸亏两个大学霸还是有讨论的需求,金元植懂了,也因思索而变得沉默。
以后……会接触更多的鲜血吧。
他一定,一定会倾尽所有,去保护好在焕单纯的内心的。
因为他是在焕尼的元植,是啃啃的元植,是这个小可爱的保镖植。在学校是这样,即便在末日也不会改变分毫。

“MX,绪洲岛分部报告,此处暂时和平。”
“MX,长京碗分部报告,新的队伍已集合。”
车学沇刚想问,慕锦冷眼扫过:“别问。这是我们MX的活法。马上去绪洲环城大桥。”
路面变得少有颠簸了,车学沇探出头去。青烟袅袅的空城也算是别样风景。
“为什么隐藏实力?”
车学沇歪脑袋。
慕锦闲聊般姿态,重复一遍:“为什么隐藏实力?”
车学沇笑了笑,低头抚摸自己的双膝:“您是相人的好伯乐。”
“不愿说就算了,我看你心也不坏,看在轩衣的面子上,就祝你别被人发现、顺顺利利万事如意吧。”
“谢您吉言。”

绪洲本来就地广人稀,MX只是驻扎了几天,这里就成了MX的天下了。但慕锦还在控制一个地区的成员总数,其余的就当敌人处理,为的是不浪费有限资源养着些用不到的人,郑泽运他们算是又学了一招。
但也没法留在绪洲就对了,女孩轩衣身体健康一稳定,他们还是会被当成累赘扫地出门,到时候到处都是MX,他们根本抢不到什么资源。
清点了自己人的数目,在战斗中牺牲的人扣除掉,还剩三十一个人。缴获的刀有三四把,大小不一。
车学沇挑了一把短刀充身,宝贝似的放在手上擦。
李弘彬谢绝了武器:“刀具在我这里发挥不了最大作用,我在考虑枪械。”一转头韩相爀就把小匕首塞进他手里:“我觉得枪械适合金元植。你还是带刀,在我身边。”
李弘彬就没有异议了:“爀儿你的确是我的守护神。”
只剩下一把长刀和没开刃几乎是铁棍的东西。
“我听你们的。”“我也是。
李在焕金元植对武器的态度都很平常。郑泽运看向车学沇,似乎他也没办法拿主意。
抛出长刀给李在焕,李在焕顺手就给了金元植。车学沇自己拿起没开刃的铁具:“我可以打磨它,只是没有水轮机,要费点时间。泽运,我磨好了给你。”
这句话掷在郑泽运心里,那铁具上返出的一点暗光有些迷眼。
他不能什么都让车学沇做。
他是商人,他明明有责任和首领慕锦谈判。
“学沇,你先养着伤。”
一天的商议,天色又向晚。
车学沇和李在焕悄悄出了门,终于找到能用的工具,从店里传出急促的咔嚓咔嚓声。
持续数十分钟的打磨后,李在焕狠狠擦了把额上的汗:“你夸的海口干嘛要我买单啊。”
“你办事快嘛,这个我不及你。”肤色微深的双颊鼓起,嘴角咧开个憨气的笑容。
“也是,我好久没快过了。”李在焕邦邦邦猛敲边缘:“这个傻缺人设把我小肚腩都快养出来了。”

李弘彬在学着单独对病人做简单的处理,多少帮分身乏术的车学沇分担了些工作。
在车学沇回留宿地的时候,发现所有人的伤都已经处理过了。本来车学沇只让他做止血和处理简单外伤,现在他发现李弘彬聪明得很,光是旁观就能自己实操处理大伤口和矫正骨关节,看来车学沇可以稍微休息当半吊子医科导师了。
掀开郑泽运的衣角检查腹部的创口,发现他的左腹和下胸哥有一颗放射球状的青黑胎记。
是胎记没错。
还真是少见的款式。车学沇默默揶揄。看上去就像中过枪似的,真傻。
衣兜里的手机突然亮了,车学沇掏出一看。
[李在焕(01:37):学沇哥,快来!]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