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肝vixx/王者荣耀/战狼/草马,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熔液》11000字完结

熔液(未来科学/11000字完结/三角/国旻/旻国/正泰)



1.不醒


摸了摸后脑勺。

“它生锈了。”

“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它不会。”田柾国把手放下来,一边抓着椅子一边直盯着金泰亨。

伴随椅子刺耳的拉动声,金泰亨皱了眉头,仿佛面前这人和夏日室内窒闷的空气一样,都是烦闷扰人,急待驱除的东西。

“……我送你上班吧。”柾国轻声询问。

“你说些什么,从我的办公室出去!”

泰亨一把抓起提包向门外冲去,柾国心里猛得一跳,总觉得这一去他就再不回来。

田柾国醒了。

身体内部还残留着一股要站起来冲上去的劲头,脑子晕乎乎,被一句“这就是我的办公室”给震坏了。

从椅子上站起来,拍了拍因缺乏运动而松软不已的肚腩,拿夹克一盖就会看不出来。食堂大厅为田柾国而设的专用窗口人也一样多,他挤到第一个,点了份盖饭,后面传来男人的嗤笑声,但很快消失。柾国疑惑地抬头,旁边的窗口是一位挺拔漂亮的男性,正用黑宝石一样光泽的犀利双目平静地看过来,注视着田柾国睡意朦胧的眸子。

微微咧开嘴,柾国打了个招呼:“嗨,经理……”

不记得他的姓了……

男人没有拆穿,只是冷冰冰地开口:“头发也不梳。”

被教训的柾国立刻低下头。

“都是因为你这么傻,才会被欺负。”

身后的嗤笑声仿佛得到了支持,变得隐隐约约大了两度。

“新项目的突破口……”

饭盒打包好了,正和阿姨道谢的田柾国听到研发的问题,像紧张羞愧的小孩一样垂下脑袋。最后在周围人视线的催促下向食堂外溜去。

男人的视线一直跟着那个落跑的影子,旁边的市场经理询问道:“智旻,他是你手下的,是不是一直都这样?”

“他记不住任何人的名字。”朴智旻语气肯定,转过头去。

 



2.clumsy


室内只开着小灯,显得黑沉沉的。新闻台连续几天滚动播放着新规,人们在植入芯片的调节下控制着感情与事业心的配比,屏幕上充满各种红色背景和明黄的字体,把田柾国的脸照得透红。镜头切换进各个国家,各个街区,每家每户的生活里。他们看起来都很开心,变焦眩光显得一切都蒸蒸日上。屏幕底层滚动字幕披露了几个逃避植入的官员,抹除职位和学历似乎并不是那么有效的处罚。

这件事在祖辈就已经闹起来了,原先只是几个实验员因此获得了高效率,国家因荣誉受益,最后因其安全稳定性和进步性获得了更多人的关注,人们越来越希望通过这样的芯片来帮助人类获得更好的自制力和责任心,还有效防止激情因素和生理失控导致的惨案。起初它的原理已被简化,后来经联合国慎重决议,对其进行了加密和改良,并建立了完整的数据库,出台基本法案,调节变得更加系统化,效率更高,伤害更小。

沉迷于吃饭和看电视的田柾国眼焦突然改变,注意力被一股无声的提醒抽离出去,他触摸了一下内耳关掉报警,回头看去。

研发部经理朴智旻,中午那个好看的男人。

“他们看上去很开心。”田柾国从来不记得别人教的不要吃着东西讲话。

美男的眼睛微微眯起:“注意你的科研地位,你需要被赋予极强的事业心和责任感。”

田柾国的双眼总是睁得又大又不安,似乎一直忽闪着看人,这让朴智旻总忍不住紧盯着他的双眼,想要勾起他一点点的不知所措和锁死他稍微安静下来的视线。

“经理……那个东西……很急吗?”

“一个月,保重身体,尽量努力,取得突破后剩余的事会由研发组解决。这句话不会变,不要再被研发组的小子骗了。”一把拿走空掉的饭盒,眉头微皱。他很饿?

“垃圾放在你这里肯定会臭。还是那句话,关照好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什么问题要讲。”眼前的还是那双不安定的眸子,却总让朴智旻觉得,这可能不是他应有的样子。总是无法安心离开,明明知道担心也是多余的。

他回身离去时,田柾国还是不明白他来是要做什么,午饭时间过了,他关掉房门的自由权限,看着桌子上一大堆元件和编码纸,偷偷摸摸地从桌底的暗层拉出一张大幅的画纸,左上角画着一把枪一样的触发装置,底下是最核心的部分,一切文字和算式从这两幅图上密密麻麻地蔓延开来,又埋头记下之前想到的东西,在瓶颈处画了一个个紫色小圆。

这个不可以和人讨论……田柾国把纸放回原位,开始做正常的工作。

工作时的时间飞快,自动报警进入微弱提示,既不让他过分集中注意力,也不打断他的思维。更多的提示表明他应该休息,他垂下眼帘,开始思索些别的事情。

做到有关金泰亨的梦,这种事情不是常常有的。醒来之时恍若拨开沉重的水面,眼睛里是一闪而过的冷峻神色。

那些住在一个房子里的人,都很快乐。或许房子代表家庭,家庭认同感是快乐的。为什么人们认为无休止的朝夕相处是快乐的,没有又会怎么样。田柾国是有过家人的,但现在已经忘记了这样的感觉,要说协作感也没有,或许这真的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无法理解的事。但是还有能想起的人,金泰亨,曾经发了誓要记住的东西,不会因为强制调高事业心就忘掉。

只是觉得冰凉,无休止的冰凉。有什么东西被阻断了。有什么人在等着我。

我本来不是这样的。

 



3.未见


“身为国有企业,我们从研发到制造都已做足诚意,具有多项专利的尖端流水线,世界级专业人员逐个检查,反复审核过关,绝对不会出现特权产品和次品。”企业发言人在大会堂郑重声明:“虽然这样说似乎是夸下海口,但这可能是世上唯一零次品率的精密仪器。它的出现意味着人们对于自身的掌控走出的革命性一步。”

“对于联合国限定的知识产权问题,我国研发部的田柾国先生做出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

场内响起打雷般轰鸣的掌声。

而田柾国正被巨大的化妆刷拍打着脸,让他的脸看起来立体得像九十年代的塑料模特。蓄了很久没剪的头发被剃成垂顺的短发,甚至被微微染出一层深橘色,使他看上去年轻精明,雌雄莫辨。

“你是个美人。”朴智旻不动声色地说,只教田柾国觉得毛骨悚然。

“我觉得……”

“这毋庸置疑。”

“我觉得你才是公认的……”

“公认有时是一种偏见。”

领带绕过他的衬衫,滑溜溜地蹿了过去,领带长长的一端在智旻的手里翻飞,平静地收束起来。朴智旻挫败性地发现自己比他矮那么点,仅限于田柾国不那么懒洋洋的时候。

低声叹道:“只要有你在……”

田柾国的胸前被佩戴了隐含公司标志的胸针,轻轻起伏的胸膛似乎有些紧张。

“只要有你在,他们就能签下这一百多亿的合约。他尊敬你,柾国,他只想见你一面。”

时间快到,田柾国还不习惯被摘掉一身“武器”的感觉,连头都是轻的。几个人打开化妆室的大门,朴智旻轻巧地松开领带,带着田柾国来到会客厅。

“您是研发部的负责人?久仰大名。” 对方是代表市长来补一批新货的代理人,名叫秦安。看到朴智旻的人没有眼睛不亮的道理,就算他平常不苟言笑也一样明丽动人,他一见朴智旻就步伐迟疑起来,交谈中显露一副被惊艳到的模样,可就算美人在眼前,秦安依旧心有所系,双眼一直寻找着田柾国的身影。

“田柾国,这是我们的客户代理秦安,他就是想见你的人。”

秦安的双眼闪闪发亮,似乎不太理解为什么平时戴着满头仪器“灰头土脸”的田柾国收拾起来会这么年轻好看,双手一上来就握住了田柾国的手,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田先生。”

“秦先生好。”田柾国难得乖巧地问好,随着他的指引坐在沙发上。

“不不,应该我叫您一声田先生好。科学家田柾国,在下深深地仰慕您的才学和贡献,这次不论是一百亿,就是两百亿也不是问题。我只希望您能感觉到我的诚意。”

“不不这样太过头了……”田柾国有些傻眼,开始不知道怎么表达。

一群无关的人在这番客套中已经退出了房间。秦安这才悄悄说起心头话:“柾国,我做为'重点国家人才芯片调节政策'投票的多数席位之一,希望您不要见怪。”

柾国眨了下眼:“您不是……”

“我是代表市长来签字的,但我也是新晋党多个首脑之一。我们没有与国企交涉的机会,只能用这种办法来看看你,毕竟能这样年轻成为世界闻名的科学家,这在历史上都是罕见的。但这更多出于我的私心……”

门外的走廊寂静无声,只有几个人等候在不同的会客厅和休息室门口。一个男人从电梯里走出来,从包里掏出文件夹,轻声和门口的人交谈几句,进门给上司送资料。

合约签得很快,两个人都对科学很感兴趣,柾国和秦安也聊得起来,正打开门出去的刹那,柾国突然看见了走廊上等电梯的男人。

而那男人只是听到一群人出门的声音,就转身向楼梯口去了。

田柾国突然双腿发绵、僵直着跑不开来,只有把头转向朴智旻,声音突然变得哀戚可怜:“我想起来了。”

我们身边还有客人,柾国,我不能过多表现。朴智旻严格地扫了他一眼,但是他越看越发觉,田柾国是真的出问题了。

“截住出口那个男的。”他当机立断传呼前台,不一会儿就收到了反馈,人物特征和他描述的一致。收到消息的他舒了一口气,安慰田柾国:“没事了,人已经截到了。”

已经把感情值调到最低的人怎么会出现这么强烈的情绪波动,田柾国的眼底分明有一层薄薄的眼泪。

但一切都变了,眼泪干在眼底的时候,田柾国的说话声音逐渐清晰,仿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催动着改变,连气质也渐渐收束起来。别人也许感觉不到,朴智旻却觉得他变得越发可畏。这让他隐隐感到不快。

他从进入公司开始,就一直是要人看管的、傻孩子般的性格,不能说是真的幼稚,也绝对看不出成熟的苗头。朴智旻从发现他的时候起就一直关注他照顾他,却总觉得他不在自己的手心里。

就是他这样傻乎乎的人,心里也会藏着鬼吗。

朴智旻越想心越烦躁不安,五指扣着刀叉遏制着颤抖。

 



4.思忆


公司不能扣着人太久,田柾国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回来见那个男人,到了门口却连一步都跑不动了。慢慢合上的门把陪同归来的朴智旻隔在门外,朴智旻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忧虑,在空旷的走廊里慢慢踢踏着地板。

他有自己的打算,就算田柾国真的有自己的本性,他也不可能就这么让自己受制。一点点亏他都不会吃,大不了他也把情感值调低——大家不都是这么做的吗,谁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

“田柾国!”

面前的是毫无心机的笑容,好像田柾国曾经的自责全都做了废。他感觉嗓子有点干:“泰亨……”

“我都好久没有看到你,你去哪里了啊!”

好像是要哭的,要有破胸而出的东西的。但是一切都没有,感情到了这时候只有茫然。田柾国摸了摸后脑勺,关于感情的东西他应该是很久都不懂了。

“你不看报纸吗……”

“不看。”金泰亨笑得傻乎乎,却看见田柾国走到身边弯下腰,把金泰亨长长上衣的衣摆向外拉了一下:“穿风衣的时候,要放平再坐下。就是你这么傻,才会被人欺负。”

田柾国的眼眸是深邃无波的,带着一丝受伤的神色,金泰亨细瘦的双臂勾着他弓起的后背,闷闷地说:“都几年啦,其实不瞒你说,我还生着气呢。”

“我不该走的。”清晰,温柔。是田柾国原本的模样。“我已经找到突破点了,任务完成的时候,我希望你能一直陪着我。我现在情感比率被强制调低了,什么好话都不懂得说,但是我很想你,泰亨。”

 

朴智旻从开门的声音就觉得心头一紧,田柾国平静地解开束缚的领带,请他一起上楼:“不出意外,明天中午之前我就能做完。”

“记得保持充足的睡眠。”

“知道。”田柾国回身勾唇而笑:“我会睡满六个小时的,别担心我了,饲养员。”

朴智旻脑子一热,质问道:“你还知道我是你的上司吧。”

田柾国笑了笑,准备关门,却察觉到哪里不对劲,停住了步子:“你在气什么?”

“没有能让我生气的东西。”

“是这样。那么我要换衣服工作了。朴经理,晚安。”

这是田柾国第一次以这样认真的神情同他道别,朴智旻顿时觉得,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可紧张的。

“再见,注意安全。”

回家的路上,朴智旻想,这次他应该不用帮田柾国准备记者招待会的发言稿了。

 

从前对他好过的地方已经忘记,只有那些亏欠还记得。

他是个傻瓜,对一般人来说够格,对我来说,却是随便欺负的小鬼。

“……请让我送你上班吧。”他手里炫耀似的捏着驾驶证,却被田柾国的眼神盯得畏缩害羞起来。
“你在说些什么,我很忙,从我的办公室出去!”

田柾国一不笑,泰亨就害怕了,站起来拉着他:“我说以后也……”

哀哀戚戚的表情似乎不那么管用

“你还是载自己吧。我缺驾驶员?以后不要再来我工作的地方。”

在那个时候,就算没有国家强制,田柾国也是把情感值调低的。就算知道泰亨不愿意用调整比率后的心意来对待他,那也不过是因为泰亨自己太单纯了。

不懂得利用工具控制自己的人,怎么说都脆弱得不行吧,受伤也是难免。

被国家招收后,田柾国就再也没在公共区域露过面。

但是金泰亨的影子却越发清晰,情感比率被强制压缩到最低的时候,连那点影子都消失殆尽,田柾国的感情走向也越发怪异。直到有一天他的语气变了,眼神变了,慢慢变成了心目中金泰亨的样子,却始终抓不到当初让他产生一丝依念的东西。他忘了自己原本的面目了。

睁开双眼时,系统提示他仅仅睡了三个多小时。田柾国感觉脑子里充斥着倦怠感,却又实在睡不着,一切都无比安静,随着他的苏醒开启了一盏盏暖光灯,让杂乱的室内看起来没有那么阴森。

朴智旻的手机亮起,是一个未知源的网络信息:男人之间的那种感情是什么样的?——TJG320061

是田柾国没错了。嫌官方路径不够保密,他从来不用正常渠道联系别人。

[为什么不问你自己?]

[我的感情比率仅在安全值。]

[你的情商没有减,我不相信冷静的思考也帮不了你。]

[我的情商和感知力,也只能让我知道,他很大概率上已经没有那么在乎我了。我只是一个久别重逢的路人。我想挽回,尽我的极限。]

朴智旻尽量让自己不要那么情绪化,好好回答对方的每一句话,什么都可以迎刃而解不是吗。田柾国还是公司里的人,不会就这样离开他深爱的岗位。

[够可以了,我从没见过那样坚贞的友谊。]

他仿佛可以看到工作室里田柾国崩溃的样子。事实上田柾国的确在看到这句话时捶了下桌子。

[人都会有绝情的一面吧]

不算很久,手机响了起来。

[是且不限于]

田柾国微倦的眼睛低垂着,看着屏幕上的字,桌上放着一台精度焊接仪和满盒零碎细小的部件,他又思索着看向这些部件,骨节饱满的手指翻动着图纸和测算器,收拢着复杂的思绪。老师曾经提醒他,就算再有天赋,也要先吸收知识。

“我是自私的人,老师。”测量到眼花的时刻,他闭上眼睛在心里喃喃自语:“我甚至沉迷过亏欠。”

它阻碍着我。摸了摸后脑那个地方。因为它,我才没有感情的,以前是我故意,但现在我是国家的人,没得选。以前我也没有牵挂的东西,但是现在我有了。

 




5.外道


“新闻发布会不需要这些东西。”柾国随手画了个圈,把地上的一堆仪器圈了进去:“用图解已经很可以了,那些媒体总是被朴经理宠着。”
工人没有着急动手,看向了一旁跟随的朴智旻。他圆润的下巴微微点了一下:“现在田先生是你们的老大,绝大部分事由他指挥。”
柾国被反复提醒了不要动刚抓过发型的头发,无奈地反复摸索自己的额头,好像自由太久受了禁锢。转身向会场进发时他忍不住跳了几步,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不安烦闷的气息。
“绝大部分……稍微相信一下我的能力你都不会这么说。”
“我知道你是天才,可是我有的是经验。”
“我还是这句话。”柾国言语上并没有退步。却突然把头低在朴智旻面前:“哥哥……帮我挠一下这里,好痒。”
他突然发现当柾国挺直脊背时,自己竟然感觉到一股压抑,好像被什么现象扼制住了。
我一点都不喜欢你骄傲不羁的样子,但是我喜欢……
受到指引,智旻纤细的手指伸进发丝之间小心地抓起来,柾国开始笑,发出猫一样舒服的咕噜声。
……我喜欢你的一切。
就算是这样也好。智旻收回手捏成拳头,隐忍着突然涌起的情绪。
田柾国调试着胸前的收声器,会场内已经陆陆续续来了记者,柾国向他们问好,声音经过感应台微微调低,去除了些奶声奶气,被自动修饰得像成熟男人的声音。
“这里很多东西,都要拜你所赐。”朴智旻整理好早已看腻的演讲稿,摊在桌上。
“BM基因来了吗。”
“这样的公司没有一个会错过这次的发布会。”
“我想和泰亨说两句话……”
朴智旻悄悄抬起眼睛看他的表情,却发现田柾国的神色和话语一样平常自如。
没有感情吗……
“智旻,上次我有发给你一份长篇演示文稿。”
“是。”
“这个链接里也有,不要忘记。”
“我不知道它的意义,我们的安排里没有这个。”
随手砸了一下桌子好像在给自己鼓劲,柾国露出一个难得一见的浅笑。
最近他这样的笑意越来越多,朴智旻每次看到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来吧,要开始了。” 安抚性地摸摸朴智旻的后背。智旻突然觉得很挫败,他越是对他这样不自主地关怀,就算只是小动作,也让人觉得挫败,好像在被人毫不在意地蔑视着一样。也丝毫无法开口去傻乎乎地提醒“你是个公众人物啊所以不要和我接触过密”这样的蠢话,从前的田柾国看上去多天真愚蠢都好,现在他的状态简直和当年上书科技研究院的傲气一样,前途光明、不可限量。

“自从人们发现基因对大自然的造化以来,就一直探索着它对于医疗界、生命科学、新型材料以及能源等等的伟大作用。可是无数的时过境迁,基因依旧充满神秘,不可捉摸,人们一直没有能解决基因问题的快捷方案,而田先生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这必然是将载入史册的一天。欢迎田柾国,田先生!”

掌声雷动中,田柾国含着一丝笑走上演讲台,礼貌地伸手请走主持人。

“数十年来,我一直存在于幕后,专心研制着我国最尖端的科学事业,这也是我从小到大不灭的爱好和梦想,也是国家交代给我的重任。”

台上的田柾国明朗、年轻、认真又乖巧。朴智旻有些看呆,不停地企图活动自己的左右手来分散一些注意力,防止自己像个发愣的傻子。

解释原理的过程很顺利,在场不停响动着各种记录的声音,气氛充满了学术气息。

“其实这一切并非一蹴而就,还要感谢曾经照顾我的人,国科院的前辈们……”

到场的老学者点了点头,他们也是被调低情感值的技术革新派。

在场起码有一半人都是调低情感值而来的吧……田柾国心里突然冒出一句。

“还有照顾着我的公司,食堂饭很好吃。”

会场后排的公司职员露出了些许赞同的笑。场内的严肃气氛消融了一些。

“一直关心着我的,研究部经理朴智旻先生。”

这时候朴智旻才发现自己已经看呆了,连忙露出自如地笑容,招了招手,希望没人看到他傻乎乎发呆的样子。

“其实还有更多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依旧支持着我,不包含任何的私心,只是为了我而努力付出的人。仅仅是听到就觉得我很幸运了对吧。可是这里……”田柾国指了一下脑子后面“很自私地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但调低过情感比率的人都知道,这并不会影响人对于外界善恶的判断力,也不会降低人的情商和教养……是我十年前太自私了,所以大家在专注科学的同时,也要多关心身边的人……这十年其实心中的感情变化地很漫长,也有痛苦的时候,也有开心起来的时候,到了现在已经不那么年轻了,但是还是有想要挽回的东西,在理智和不理智的思考里都很想要挽回的,想必这样的感觉也不需要教太多人理解我……”

场内开始哗然,田柾国的手里露出一把激光枪一样的发射器,对准自己的后脑按了下去。

“……因为我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他已经向台下冲去了,芯片失效让他的精神出现些微的恍惚,脚步好像也有些乱套,但他的眼神突然变得闪亮,仿佛灵魂刚刚被清洗,迫不及待要去找到金泰亨。

芯片信息局突然铃声大作,就在会场附近的警力瞬间被调动向会场内。现场有些手段的人都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田柾国的芯片失效了。就在刚刚一眨眼的功夫。

朴智旻心头一紧,原来这么多的人都在看着田柾国。

那些觊觎的、控制的、掌权的……全都在明里暗里关注着、紧盯着田柾国……

田柾国一把扯掉领口的麦克,热切地抓住金泰亨的手,金泰亨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迷茫、张惶、充满心碎,被田柾国一把揽进怀里。

“不要离开我,不要爱上别人。”

“你犯了罪了……”金泰亨呜呜地哭出声来。

朴智旻看着涌进来的特警,心底的绝望慢慢溢出来。朴智旻虽然是核心高管,但并不是最主要的那几个,然而没有人出来为田柾国说话——能说些什么呢,破坏芯片是多严抓严打的罪,在场的人都清清楚楚。这是历史性的发布会,没人会这时候冲出去给自己添麻烦。

“不要抓他……求你们不要抓他!”朴智旻的声音变得虚软无力,只能和场地负责人和其他人一起,亦步亦趋地跟着特警飞速的身影,田柾国已经很识趣地放开了金泰亨,被特警押走前回头看了朴智旻一眼。

抿着唇笑着的,但是又很忧郁,仿佛含着一股歉意,却又决绝、毫不迷惘。

漫溢到要爆裂而出的感情。

朴智旻觉得自己已经死在那一眼里了。

他逼着自己拖着几乎瘫软的双腿追上押送的脚步,看着田柾国毫无反抗地被塞进警车车厢。

朴智旻直接追到了临时羁押所,隔着玻璃看着田柾国冷静从容地签字、压指纹、扫瞳纹,办完一切手续。

“哥哥……”田柾国的声音很轻,带着微湿的热气:“我做了我想做的,就可以笑着坐进警车里。不用急,我会教你怎么做的。”

“你还能出来吗……”他鼻子很酸,脑子里面什么都想不了,只有田柾国双手的镣铐在牵动着他的恐惧。是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我一再地安慰、放松着自己,却到了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了……

我只想看到你……我只有这一个要求啊……

“哥哥不要怕,泰亨都没有怕成这样呢。”声音里有着柔软的感情,柔情绰绰地安慰着:“我会改变他们的。”

朴智旻咬着嘴,不想让自己哭得那么难看。只要相信田柾国就可以了……只是……

“我怎么帮你……”这不是疑问句,他真的觉得自己已经被汹涌而来的灾难打压得喘不过气了。

“哥,我要上法庭。”



6.再世


“破坏芯片,扰乱秩序……当然还有别的罪状。”

听到罪状二字田柾国就笑了。

律师不动声色地继续念下去:“我目前可以帮你减去其中一半的刑罚。”

“我不需要那个。”

“那你要律师做什么?”

田柾国打算从源头开始教导他:“你知道我是国家科研员吗?”

律师自然地点点头。

“你脸上的这副眼镜就是我研发的。当然你戴的是限制版。”田柾国稳住了瞬间不淡定的律师:“我觉得国家不应该针对我们科研员……”

律师打断了他的话:“国家科研之间的事情我不懂。”

律师走后,朴智旻一副头疼的表情:“你真的不擅长打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关系……以后这件事情就我来吧,你把想说的都告诉我就行了。”

“我要自己做。”此时的田柾国突然变得有些倔强:“最近才清醒的,好歹让我多运用一下感情因素。”

朴智旻有些无语,这样有些小倔强的田柾国,正好似从前躲在自己一个人的研发室工作的那个“笼子里的小兔子”。

“你到底想不想胜诉。”

“当然想,胜诉就是我锻炼情感的动力。”

如果胜诉,不仅不用受罚,还可以改变历史。“未来会有关于你的影视作品的。”朴智旻突然说。

“……你也觉得我是对的吧。”

“你的外出时间到了。”

“我知道。我们路上讲吧。”

法庭的人比想象中多得吓人,本来电视上的法庭都坐不了一半人,现在不仅座位爆满,连两边的走廊和中间的过道都挤满了记者和小板凳。

“有这么好看吗?”

“见证历史嘛。”

“最近的历史可真是多。”

朴智旻瞟了他一眼:“你穿囚服也很好看。”

“如果穿什么都好看的话我愿意试试天下的衣服。”田柾国整理了一下条纹的囚服,等着法院的铃声敲响。有不懂事的记者冲到了被告席上拍摄田柾国(田柾国没有上诉,所以在被告),被警察一把架了回去。

“尊敬的田柾国先生。”原告席上的律师对着田柾国深深鞠了一躬“您是我的心中的当代伟人,我觉得芯片之罪并不能制裁你光明的前途。”

原来朴智旻把最有利的律师安排在了对方的席上?对啊,朴智旻所在的公司不也是属于国家的吗……

金泰亨也在法庭里,朴智旻看着他,觉得这人看起来不太一样了,这本来就是个外表清秀懂事的男孩,现在又很有些乖巧温柔的模样,他们是确定了关系了吧。

 

“没有人有权利控制别人的比率。虽然它在法律里模棱两可,但是我认为即使是人大的投票和国家的肯定,也不能决定科研员的芯片比率。科研员是为国家做出杰出贡献的人,不是那些穷凶极恶的生理性罪犯,不应该被以这样的方式限制情感自由。”

“这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内容。”

田柾国面向着观看席上的记者和人群:“这是我基本的人权。对不起,秦先生。”

政府代表秦安已经满脸是泪。

“没有什么要为你毁坏芯片罪辩护的吗?”法官明显不站在他这边,也不吃改变法律这套。

“改变法律是历史的必然,我无意冒犯你。”

最高首脑在航班电视上观看了全程,眼神突然变得有些犹豫,随即打开机用电话,呼叫法官。

法官衣兜的震动让他很是烦躁,他悄悄掏出手机,却不明白为什么号码区显示空白。

随后通话自动接通,熟悉的声音缓缓响起:“让田先生胜诉,后面的事我们会帮助解决。”

“是……首相先生?”法官震惊地站起,不相信自己竟能接到这样的来电。

“我的律师也在现场,他会给你提示。”

他抬头,发现一个在电视上尤为熟悉的身影,正肯定地向他点头。




7.终章·再见吧


替换了新的芯片,因为技术革新,这一过程变得简单快速,和普通小手术差不多。田柾国在麻药褪去后终于悠悠转醒,微笑着看床边的泰亨。

“泰亨,我好想你。”

“这句话你说了太多遍了。”

“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脸跟你要求些什么了,但是你还愿意给我机会,我真的好开心……”

泰亨故作发抖:“你从哪学来的,真肉麻啊……”

“是啊,一会儿看不到你就会难受”田柾国虽然脑袋不能轻易乱动,但手是不老实的,巴巴地往泰亨身上蹭“但是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变得贪心了,如果碰不到你也会难受。你不出现的话我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泰亨嗫嚅了一下嘴唇,还有着男生的好强心,不想轻易掉泪:“我以为你从来不会讲这些。”

“我愿意一直讲给你听。”

“你是不是把情感比率调得太高了……”他为自己内心的冲击寻找借口。却反而引得田柾国忍不住笑起来:“都还没激活,怎么调。”

泰亨的耳朵红红的,田柾国突然觉得,他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只想要对他好,一直对他好那就足够了。要把他过往带给他的那些阴影和悲伤全都抹除,一直快快乐乐地幸福下去就好了。

“泰亨,我们……结婚吧。”

“等这一阵过去再说吧。”朴智旻来到病房,明白事情已成定局,好歹撑住自己的面子没有丢脸:“科技院院长叫你回去。”

如果早一点发现对他的喜欢就好了……朴智旻慢慢咬紧牙关。

如果早一点对他表白了就好了。

这样耗下去也只是越来越被他吸引……不管是泰亨式的傻乎乎也好,现在的温柔精明也好,全部都让人无法自持地喜欢上。

这几年我都在做些什么呢……到头来还是个“哥哥”的称呼。

院长出奇地和善,简单了解了一下田柾国的情况,就已经觉察到田柾国和泰亨的关系,但他没追问下去,只是想确认,田柾国以后是退居二线还是选择复职。

“如果有退休的打算,我也不拦你。现在国家对科技工作者的待遇很高,你现在回去也够几辈子衣食无忧了。”

“你明明知道科学是我全部的梦想。”他笑了:“我当然要留下,但没法像以前那样一直一直在工作室里吃睡不出门。”

院长被那一笑闪了眼,突然发现精神面貌变得极佳的田柾国好看得出奇,就像明星似的,漆黑的瞳仁里闪烁的是星星的光泽。

“还有,”田柾国突然有些商议性地问:“我在公司任职的时候,有个上司叫朴智旻。是个负责能干的男人,我很舍不得他,但是合同上的研发项目我已经全部完成,该是走的时候了。临走之前,我想为他争取一下。”

“你想给他更高的待遇?”院长微微思索:“那是公司的事情。”

“我知道你可以的。”

院长的眉头反而松开:“你终于回到了当年上书给我的那种精明劲儿,在这时代里,能一心钻研成果非凡,又不失去自己的立场和性情的也就你一个了。”

“院长过奖,我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这一次只是因为朴经理,才让我产生要为他讲话的意思。他很辛苦,也很温柔,并不是表现出的那样冰冷的人。”

“我会的。”院长肯定地点头

田柾国道谢,起身出了办公室,只看到朴智旻并没有在送他来之后就走,而是静静地等在门口。看到田柾国出来,突然猛地抱紧了他。

田柾国下意识不能乱推人,于是发懵间被抱得死死地,表情呆得有点可笑。

“我……”我喜欢你,我不想离开你……

田柾国轻轻地打断他:“不要总是那么忙碌,不要操心太多无关紧要的事,享受一些自己的时间吧。我走了,智旻哥。”

纠缠已无意义。朴智旻的双手拂过对面人的袖口,最终渐渐滑落。

田柾国抬手叫了出租车,有些老旧的悬浮轴变得有些颠簸,车窗外的景物也变得不那么平滑鲜明。他紧敛的嘴角看不出一丝情绪,芯片在慢慢激活,恢复联脉,略加调整后反映也很正常,技术革新真的是很棒的事情。

广播里传出柔和的女声:“新版宪法将加入对于芯片的人格自由条款,未来的情感生活将完全由我们自己掌握,一起期待吧。”

离家还有很远,田柾国慢慢闭上眼睛。改变世界吧,田先生。


-END-


自己写了很久的一篇文章。

未来的科学家田柾国,科技公司高管朴智旻,平凡又有着自己的坚持的乖乖仔金泰亨。

废话多说一句,文章里田柾国是国家的人,被科技公司以高待遇借来做研发(傻果却不知道享受orz见到泰亨后就变精明果了),至于芯片科技突破是在被借进公司之前。在朴智旻手下做研发的时候偷偷在搞自己的小发明,一枪把自己的芯片给射失效了。人性解放,借助自己的话语权,推动了一场改革。

真的国家会因为这样的人的一句声讨而改革吗?只会是原本就想改革、还有声讨的共鸣已经非常之大的情况下。

我为什么计较那么多科学政治的东西啊orz大家吃设定吃得愉快就行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