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肝vixx/王者荣耀/战狼/草马,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末世降临》ch2:请你务必相信我

《末世降临》运沇/拉啃/爀豆
ch2:请你务必相信我
-我仍将无所适从-
-我始终彷徨等待-
BY:台风(微博@狂嗑我碧狗粮)

p1传送门:http://taifeng923.lofter.com/post/1efa25a7_1128fc12
p3传送门:http://taifeng923.lofter.com/post/1efa25a7_112ca72d
这种防备显然不存在于李在焕身上,他忍不住地要和车学沇说话,韩相爀给他使眼色他也不理会。似乎唯一能管住李在焕的就只有这位老大郑泽运了。
“他们都叫我啃啃。这是金元植,外号是拉比,学习成绩和视力都超级好,很疼我的。那个最好看的叫李弘彬,我们叫他红豆儿。”
车学沇一路微笑点头。“你也是。”
李在焕满脸呆萌,歪歪脑袋表示不理解。
“你也很好看。”车学沇重复了一遍。从身侧立刻飘来了金元植护犊子的低沉粗音:“我们啃尼当然好看!”
“当然我们之中学习最好的是年纪最小的那个,韩相爀,他虽然在跳级读高中但是已经提前学习过研究生才懂的知识了呢~”
很难想象高壮的、肌肉撑满t恤衫的男生是年纪最小的高材生,此时的他摸了摸在焕的后脑勺:“你又说病句啦。既然我在学习,那些就不算研究生才懂了噢~”
这样一来,车学沇稍微了解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大家都比较惯着李在焕这个可爱鬼,金元植的宠爱尤其显露,几乎是无条件式的。
与之相背的是,大家都觉得李在焕不够聪明,所以也不让他干太复杂的事务。

郑泽运一只手紧贴着裤兜边缘,他人皮肤白净,就连手上的汗毛颜色也很浅。意外地这是个喜欢佩戴耳环耳坠的人,走路的时候发髻边一闪一闪晃荡着十字光,还挺好看的。说实话车学沇知道自己是天生的无性恋,这个人却一开始就抓住了他的注意力。
“只拿基本物资。电力,食物,水源,衣物,武器等等,不要拿太多需要改装、加工的负荷,我们要保存好体力拿更多支持直接生存的东西。”
在郑泽运冷淡的呵斥下,李在焕一边小声嘟哝“我才不是傻瓜呢”一边和队员一起两两散开搜寻物资。这是一座娱乐城,断了电的ktv看起来格外压抑黑暗,平常都是四个孩子分两队、郑泽运一个人行动,这次车学沇自然地跟随在郑泽运身边。
用力推开厚重的门,将每个话筒里的电池都抠出来给自己的手电筒备用,很幸运的是,这里还有人们吃剩的东西,服务生应该是提早罢工了,到处都脏乱。
从郑泽运的背包里拿出塑料袋装物资。仿佛根本不需要交流似的,郑泽运一直闭着嘴不发一言,车学沇也不自讨没趣地搭话,暗暗偷笑着想郑泽运可能因为缺少讲话的消耗,保不准能是活到最后的男人。
从一个入口仔细搜寻到另一个入口,所有的门都开了个遍,吧台也仔细搜查过了。
ktv自带的小超市早已空荡荡,奶白瓷的地面染着鲜血,还有几具尸体斜在那。郑泽运已经在超市里挨个货架搜查了,车学沇在玻璃门外顿了顿,始终不推门进入。
郑泽运看到了他,两个人隔门相望。
不知道为什么这场面总有一丝命运的仪式感。郑泽运自知以前没见过这个肤色微深的娃娃脸男人,但这一瞬间的心悸他无法解释。
看到车学沇的嘴形,他冰冷的脸上露出疑惑。
“什么?”郑泽运嘴唇微动。
“小心——小——心!”
玻璃门里反射的倒影突然冒出第三个人的影子,郑泽运的后背猛然下坠,余光看到车学沇冲进超市,他不屑地微撇薄唇,借助拉扯他背包的力道猛然腾空飞出一脚,身体向后翻转,将后脚跟的力道狠狠切入对方下颚。
那是个壮实的中年男人,摸了把下巴上的血,怒吼一声,带着纹身的手臂拳风阵阵。郑泽运漫不经心地伸手格挡,同样的右脚踢向男人小腿,往后一拉到了膝窝,接着绷直腿劲,将承受不住猛跪在地上的男人踹出三米多远。整个过程迅速直接,车学沇还没来得及帮忙就已经干脆利落地结束战斗。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郑泽运抖了一下肩头的背包,继续蹲下来搜寻货架的角落。收银台已经被撬开了,车学沇找了找并没有什么发现。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叹了口气,将尸体那半合的双眼抹下。
死了,好歹要瞑目。合上眼睛才算是长眠啊。
长眠之前给我掏一下兜。车学沇把几副尸体的衣兜搜了个遍,渐渐地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手上的这具尸体有些不一样,从肩胛到右胸以下是几乎平行的几条裂口,每条都深可见骨。落在不远处的几具尸体也有差不多的情况,车学沇皱眉撕开尸体胸前残破的衣物,瞳孔骤缩,猛然抬头望向郑泽运。
郑泽运感觉到视线,不解地回望,仿佛在说“你又有什么事?”
“快走……”车学沇冲上去拉着郑泽运的手:“快联系孩子们,离开这里!”
一瞬间积聚的怀疑被抓紧,郑泽运看着眼前的这人,从那焦急的眼神中他不得不将疑虑暂时搁置。
他们之间的通讯很良好,不一会儿车学沇就被郑泽运领着看到了四个孩子们。李弘彬找到一仓库的各色自行车,虽然路上尸体遍布汽车难走,但骑自行车在大多情况下还是比人脚要快得多。
李在焕很开心地举手:“我要去!我要骑死飞!”
“变异人种可能已经到达这里了。”
这下连李在焕也笑不出来了,大家听到这句晴天霹雳,几乎克制不住要慌做一团。
“学沇哥……是真的吗?”
郑泽运点头肯定。
“我们对变异人种的事只是听说,现在没有水电网络,无法得知他们已经进化到了什么地步,也缺乏关于他们变异过程的知识,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加强警戒,在保证存活的同时,尽量撤离这里。”
车学沇还是第一次听见郑泽运说这么多话。
自行车还是搬出来用了,郑泽运招呼四个孩子先撤退,自己一踩脚踏跟在后面保护他们。
“我在前面开路吧。”车学沇也选了个轻便合适的自行车。
“你认得?”
“李在焕说可以给我指路。”车学沇已经加速向前:“你在后面保护四个孩子和我,前提是你别把自己丢了。”
郑泽运不在乎多看一个人,算是默许。

街道安静得出奇。
和郑泽运所带的队一样行动严密、人力强健的小队还有不少,但是现在就连平常能见的普通搜索小队都不见了。
直到到了位于BM贸易公司地下室的藏身基地,车学沇才发现这近百平方的地下室并不是单单属于他们六人。他放下东西,震撼地看着那些躺在床上痛苦呻吟的伤病员,还有一些妇女和儿童,缩在被褥里挂着泪痕依偎而眠,大多男人都是虚弱的,比起这些老弱病残孕,这六个青年真的算是精锐部队了。
“他们……全都是?”车学沇难得地语无伦次。
郑泽运坐在桌子上,交叉双手看着四个孩子分发物资,眼神幽深难测:“他们都是我的员工,这四个孩子是我员工的孩子,来自同一所高校。”
负责到这种程度?
这时候似乎难说什么大难当头各自为安的话,车学沇这下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缺人手,微微咽了咽口水,紧张地看着满眼拥挤而悲伤的人群,突然说:“我能医治他们……”
郑泽运知道如果放着那些伤病不管的后果,病发症、传染、平白看着他们死去,无论哪一个都不是郑泽运想看到的惨景。
“……前提是你要相信我。”
一向沉默的男人依旧无言地看着面前那些他注定肩挑的责任,眼神闪烁不定。
“你愿意相信我吗?”车学沇捏住了对方的肩膀,似乎要传递令人安心的力量:“相信我不会害你们,相信我的医术可以治病救人。”
既没说相信,也没说不相信。郑泽运深涧般的眼眸骤然看向他,触及车学沇不带一丝慌乱的眼底。
“你逃得过韩相爀,逃不过我。”
“大家都是生死交情了,用得着这么防来防去、担惊受怕的吗?”车学沇露出笑容,语气却格外认真,听不到谈话内容的人还因为车学沇是在和郑泽运谈天说笑:“早一点决定,多一条活命。”
压力让郑泽运无法回避。
“我相信你。”
车学沇大解放一样冲了出去,他刚刚看到一个类似骨折的病人,实际上只是脱臼位置特殊,他刚刚谈话时一直惦念着呢。
李在焕一直和金元植边打闹边干活,似乎累了,跑来看车学沇给病人清理伤口,目前还没有麻醉药和消炎药,只能清理外伤包扎顶一顶时间。李在焕的气味很好闻,似乎自带一股奶香,鼻子里发出撒娇的音节,懒洋洋地抱着车学沇,唇附在耳边好似逗他发痒。
然而从耳畔传来的是低低的轻语。
“我很想你,长官。”
“看到你的现状我很欣慰。”车学沇摸摸李在焕的脑袋,将这只大狗狗从身上扒下来。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