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肝vixx/王者荣耀/战狼/草马,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末世降临》ch1:末日初见

遇到你之前,我在这末世并无依恋
啖一口上帝漏下的脏水
又何必如此执念一种感觉
在废墟中尚可坦露出你的漠然
又为什么要微笑相对

【有想要创造运沇版“灿白出逃日”神话的想法,所以很用心写了这篇文章,会一直更新的。】
p2传送门:http://taifeng923.lofter.com/post/1efa25a7_112a6b69
《末世降临》运沇/拉啃/爀豆(主运沇)
BY:台风(微博@狂嗑我碧狗粮)

一个城市崩塌可以只在一夜之间。
地上散落各家店面的门玻璃,人们拥挤着互相抢夺,嘈杂的呐喊声和尖叫充斥了这场永夜。大厦之上轮播的歌舞已经变成了彩色格子组成的空屏,尚未被确定利用价值般孤零零地发着光。
人们的视野里渐渐出现血迹,如果捅对方一刀就能转移物品所有权,那为什么还要费力气来回抢夺。杀戮本能只需一个挑拨的关口,就能无穷无尽地蔓延滋长。
车学沇空着手,慢慢在街上走着。白色的衣角在颤动,疯狂的人们看见他穿着简单双手无物,根本懒得注意他。
汽车的前进被堆叠的尸体堵塞,绝望的骂娘声不绝于耳,有的尸体还尚且温热,伸出手剧烈喘息着看向车学沇。那是一个穿着土橙色麻质上衣的妇女,头歪斜在地上,白胖的手臂无力地向上挥动,似乎还觉得路过的人们存留着救她一命的善心。车学沇双手握住了她挥舞的手,额头贴在她的脸颊上,感觉着她的最后几滴泪水。
妇女感觉到了温暖,情绪慢慢平息下来。持续的鲜血流淌与缓慢挣扎,车学沇睁开眼睛时已是天明,周围惨状胜过屠杀遗址,他转动脑袋看着四周,而手里的妇女已然僵硬冰凉。
筑塔千年,溃于一夕。

被洗劫过的地区已经清冷了下来,人人自危地不冒出头来,只有些胆大的搜寻日用品的小队在神出鬼没。
距离那些变异人种到来不知还有多久,也可能“它们”会忽略这里,也可能被鲜血刺激地向这里积极进发,搜寻人类。
我还要待在这一带多久……车学沇静坐在光茂超市的楼顶边缘,盘算着自己的将来。时间一点点过去,他有点着急。
“上面那个……!”
空气中传来嘹亮的喊叫声,还带着股明亮的力量,让埋首的车学沇抬起头看向地面。
“在焕呐,别管别人了……”摸了摸喊叫的男生的脑袋,旁边散开的几个人也慢慢向楼底靠拢。
“啃啃,你认得他吗?”“他看上去什么都没有啊。”“好像挺能干的说不定能帮我们……”
一番探究后终于有人说:“你,下来帮我们!怎么样!”
这些人似乎只要凑在一起,说话量就以几何数目上升。然而车学沇不急着回答,目光不慌不忙地落在了一个一直没有开口的修长身影上。
那是一个肩很宽的男人。与其说这个人很高挑,倒不如说其实这几个人都高瘦结实,车学沇视力和听觉一样灵敏,他能看到那短衬衣下的肌肉线条,是适合生存的小队。
“你们怎么保证我下去之后你们不杀我?”车学沇也拉开嗓门向底下喊话。
底下几个人又叽叽喳喳商量了半天,还是那个嗓子嘹亮的青年当传声筒:“你能证明你有用,我们就不杀你!”

这要怎么证明?
“定个规则!”有人提出建议,接着又是一阵讨论。那个宽肩男人始终一言不发,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
“在你下地面之前证明自己!就现在!”这嘹亮的声音仿佛不知道累,依旧透露着明亮的力道。
否则就弃我而去?
车学沇笑了笑,从楼顶坠落下去,轻盈的身体落在空调外机上仿佛没有重量,自然地转折身段向稍微偏下的窗台跳跃,双手扶着各种借力的突起,灵活地从楼的外侧直接向地面行进,面色还一直轻松自在,把地上的人看呆了。
“这人猴子变的吧。”一个五官漂亮的男人很是惊讶,大嗓门的青年也吓了一跳,露出惊异的表情。
只有说话有点奶音的壮实男生思索着开口:“要是我的话也许能做到,但不会这么自如。”
等到车学沇犹豫着走到他们面前,几个人才发现他的腿其实有些打软,脸色也只是表面轻松,实际上也满额是汗。
车学沇看着那个男人。
脸很小,鼻梁挺拔,平白有种柔弱感,但他那结实的身体证明了他绝不是脸上表现出的那么纤瘦。他双眼里似乎也有着探究的意味,接着下巴冲着奶音的男生挑了挑,声音细微而沉着:“摸他一下。”
车学沇当然不会想歪,大大方方地抬着双臂闭着眼睛,让对方检查自己衣服和携带物。
“你叫什么?我叫李在焕,李,在焕。”看见搜查者的面色一直轻松,嗓门大的男生也自来熟起来,跑到他面前询问。
睁开眼的车学沇余光看见其余三人的表情就知道,其实是聪明地让两个人来一前一后防备他。
脸上露出善意的柔软笑容:“车,学沇。”
他说出自己的名字一向自信。
奶音男生搜查确定安全,放松了警惕:“我叫韩相爀。”手指着那个漂亮男人:“这是李弘彬,那个粗声音的叫金元植……”
没等韩相爀继续介绍,沉默的男人伸出一只手。车学沇聪明,会意地点点头向他走去,握住了那只手。
“BM贸易组织执行董事,郑泽运,加入就要听话,别让我发现你什么。”
背景声是李在焕嘟哝的喊声“别对人家那么严厉嘛”,车学沇的目光定定地看着他,接着紧了紧相握的手,露出无害的笑容来:“郑先生不用担心。”
电光火石间,郑泽运凌乱刘海下的眉头微微皱起,随后招呼了其余四个人向下个路口走去。车学沇跟随在郑泽运身边,四个凑齐了开始嘻哈打闹的青年们丝毫不在意危险一般,却始终不邀请车学沇加入游戏。
因为郑泽运正看管着他。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