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肝vixx/王者荣耀/战狼/草马,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爹冷】我家狼崽不可能那么可爱!(五)

typhoon warning-关键词是接吻♥
都五章了终于亲了,我也是很欣慰。

沉沉地苏醒了,但眼皮子还黏着没睁开,没清醒的身体还没什么力气,两条腿先下床带动身体前进,刚走去摸门把却被一只强壮的手臂猛得拉回去。
冷锋被吓到了,迷迷糊糊睁眼抬头看。
“喝差不多了要讲。”
脑子里的处理器还在加载呢,冷锋胡乱点头,这才发现这不是自己房间,要不是被拉住早就一脑袋怼墙上去了。
“我知道了。”黏糯的嗓音和撒娇没两样。
BD还是一手圈着他一手护着他额头的动作,把冷锋往房门门口带,生怕他脑子一愣又往墙上撞。
都撞这么傻了再撞一下还得了?
冷锋看着BD,又想碰又不敢碰,于是用没睡醒的囔声囔气去和他讲话:“我还要去集合呢……”
“集什么合,十一点了。”
“太……太晚了,我还是去一下吧,教官说了给我看腿法的。”
看着冷锋没睡醒但是还变化着的小表情,BD忍住心里“Oh CUTE!”的嚎叫,假装随手捏捏冷锋刚长出来的小胡茬,一边暗爽一边想猛削自己犯贱的手。
冷锋红着脸跑掉了。洗脸的时候才发觉他好像和BD在同一张床上过了夜?
妈呀。BD还捏他脸了。

BD感觉他要被自个儿给气死。
乱给人家希望干什么,难道是又想吃人家的豆腐又一边假情假意拒绝,这不是老子的做事风格!
克制!从今天开始克制!
反正等他什么都想起来的时候,他还是会把我当一生之敌,如果现在克制住了,他以后还能少恨我点。

--------------

在心里把自己批判了一番,BD悄咪咪去集训场地看冷锋了(好吧现在已经不掩饰了吗)。冷锋最近练狙场地比较背阴,脸越练越白了,胡子也认真剃干净了,刚洗完脸笑起来一脸婴儿肥,穿着黑色的松垮背心(是BD的衣服没错),奶兮兮的。乖乖跟着教官的指示做热身,熟悉中国武学的身体柔韧度非常优秀,所以教官才着重让他练腿法。
你笑得像个姨母。脑子里突然闪过这句警告,赶紧把咧僵的嘴合上了。
狼崽要练后背力量,于是听从教官建议,仰面躺在两张椅子之间,撑起身体。教官在他身上压了个两个铃就走了。
冷锋紧绷着脸时不时龇龇牙,脸皱得像个奶包子。突然身上的负重少了一个,冷锋睁开眼去看。
BD没说话,把剩下那个铃也搬走了,身上少了那么重的东西,冷锋虚飘飘地喘了口气,用眼睛瞟教官去哪儿了,声音还带着怕被抓包的担忧:“教官说要做的。”
接着BD腿一跨,就轻轻坐在了冷锋身上,慢慢把重量放下来。

诶诶?

冷锋的脸无法控制地迅速烧起来,本来皮肤有些黑还不太看得出,现在特别明显,额头都烧得通红。还撑在脑袋后面的双手转而抓着BD的衣服,身体被压得瑟瑟颤抖。BD的双手则扎实地托住他努力挺直的腰,只是一层薄薄的布料的距离,冷锋感觉自己的腰莫名其妙就敏感起来了,被碰着的地方好像触了电,他能使上劲的肌肉都变酥麻了。
“别……”间歇的急促换气中冒出一句:“起来……”
“别起来?”BD心里又升腾起捉弄他的诡异愉悦感,仿佛自己自暴自弃就做个变态算了。双腿却老实地使力站起身,不舍得再碾着这可爱的细腰。
冷锋还是很听教官的话,教官没叫他停,他就一直撑着身体,BD跨在他身上不走他也只是脸红着没有办法。
怎么这么老实啊,心底姨母般的疼爱熊熊燃烧,BD摸摸他的脑袋,冷锋眨了下眼睛看着他。
“喜欢狙击吗?我带你做任务吧。”
冷锋眼睛猛地亮起来。
教官远远地喊了一声,冷锋终于结束训练,在BD的帮助下扶着腰慢慢向旁边的平台走去。
冷锋的背上汗津津的,脸上也被汗泡得白嫩了。被BD搀着的身体滚热,都能听见冷锋咚咚的心跳声了。
他是想抑制住自己的笑容,可是他的声音都有着掩藏不住的轻快,这在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过:“你失忆之前狙击非常厉害……”
话音刚落,冷锋的身体猛得震了一下,向前栽倒。BD吓得紧搂着他,发觉他的身体像棉花似的任他抱着。
冷锋晕倒了。

--------------

BD怎么都想不到他会晕倒。
用普通的急救措施脱离了生命危险,护士给冷锋擦了身子防止着凉,躺在蓝白被子里的人双目紧闭,脸色迅速苍白下去,嘴唇也干了。
伸出手抚摸他泛白的嘴唇,将苍白的皮下组织来回摩挲出微微的血红色。
他见证过太多人的虚弱和病痛,但只有在冷锋晕倒的时候,他才惶然发觉人竟会凋零得如此之迅速,仿佛只要一不留神的功夫,心心念念牵挂的东西就会被扯离自己的掌控。
活泼强壮的肌肉狼崽,你怎么会变得这么脆弱。
他认真问了护士医生很多问题,搞得他们几乎要把脑子里所有关于突然晕厥的知识都讲出来了。然而真正重要的话只有:“他的身体很正常,伤都在脑子里。休息能够恢复,但这是概率事件。”


原来你憔悴地躺在病床上,我只能担忧地看着你挂着葡萄糖点滴插着氧气,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冷锋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个梦。
他醒来,那个男人扯开他的氧气罩大喊着什么,他却什么都听不到。心猛地跳了一下。
你是重要的人吗。
姐姐们说这里是你的地方,还说无论如何都要治好我。
你是重要的人吧。为什么我看到你的时候,心一直猛跳着好像要忍不住去接近。
你叫什么,为什么对我好却又不想理睬我。
你在那样的情景下请求我恢复记忆。如果能让你开心的话,我真的会很努力地日夜回忆啊。
没有办法拒绝。但是脑袋里真的好痛。
明明我也……我也很辛苦啊……
他再次醒来,轻声叫着BD。微微模糊的视线看着这个男人忧心的神色,是不是也可以贪心地觉得BD也有这么喜欢自己。
“回忆真的脑子会很痛呢,对不起,一直没有跟你说,有把你吓到了吗……”酥酥软软的声音还没来得及讲出下一个对不起,嘴唇就被猝不及防地被占据了。收到惊吓的冷锋目光凝滞了一下,仿佛在确认这是现实没错,将眼睫颤抖着闭上,小心翼翼地、带着犹豫地回应。
这个狼崽子真是傻瓜。
不就是被亲了,为什么又要哭又要笑的啊。


“以后就别回忆了,还有,头痛要讲。”
-TBC-














如果你绕过我的玩心不羁正好撞见我的一腔诚恳,我会带上你的期待,微笑前进。

评论(16)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