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肝vixx/王者荣耀/战狼/草马,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凡何】荒唐(卓亦凡x何建国)

typhoon warning

高度擦边球预警。既然饭盒儿西皮没什么人看那我就艾特一下朋友(=´∇`=)@易词穷 @Starsinyoureyes @搓丸子的老卷毛 @Vicky_誠先生 

不晓得会不会被吞,我很含蓄了已经。(委屈巴巴)

【凡何】荒唐
不止一次梦到了。
皮肤白白净净的卓亦凡稚气的脸对他露出城府颇深的邪笑,虽然在何建国眼里还是嫩了点,但他一直不信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娃娃有一天会变成欲念满盈的大男人。
梦通常是些让人心慌的日常情景,白净修长的手指快速蹭过他的侧腰,或者更加羞耻的内容,他绝不会向任何人透露的害羞的内容。何建国搞不懂梦境,只觉得连续这么梦不是没有原因的。
但是当醒来时,卓亦凡大喊着老何茶叶放哪儿了,声音似乎还带着孩子的囔声囔气,让何建国眼角的纹路都舒心地展开。
这不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么?是当年围绕在自己腰间撒娇地喊着何叔叔的那个孩子罢了。
现如今,他是我的天之骄子,就算他要来非洲的决定太过胡闹,也心甘情愿去陪。
正围着围裙熬胡萝卜肉汤,后背突然被胸膛贴住,双臂紧紧环着他的腰,嘴唇贴在耳窝半是撒娇地嘟哝:“老何,什么肉啊这么香……”
身为军人,这样的距离太贴近了。何建国有点不舒服,但没表现出来,笑呵呵地回答:“是工人出去打的野味儿……”
左耳边的热气换到右耳:“这个又是什么呀?”
卓亦凡个子高高的,半弯腰把头搁在何建国肩上,收着力气倒也没有很沉重。何建国偏头看了看他指的东西:“这个是茴香菜,那个是韭菜,你不是喜欢吃我包的饺子嘛,我再包点放着。”
“嗯……”卓亦凡懒洋洋地:“你对我好好啊……”
又在撒娇了。何建国有点害羞,嘴里话也不多了。

“老林啊,你发没发现小凡最近越来越黏大人了?”
林正忙着按计算器,漫不经心地抬头假装回忆了一下:“哦孩子长大了知道感恩了吧,这不挺好?”
是,孩子跟我亲,挺好的。
何建国没了疑问,踏踏实实弄他的地图去了。

半夜点燃了篝火,晚饭时刻大家吃着吃着,几箱酒搬进来,于是大家就开始畅饮加跳舞了。卓亦凡以前还会泡点模样娇俏的黑妹,但不知何时就好像泡腻了,连妹子主动上来搭话也只是不扫兴地纯玩纯聊,毫无继续发展更进一步的意思。
成熟了。老林喝醉了这么讲,何建国听了信以为然。老何你看着,就这状态,马上小凡就要有女朋友了,你信不?
信,信。何建国笑起来,抬头喝酒。
卓亦凡在下边闹够了,上平台歇一歇,大步走过来跟何建国也敬敬酒,突然伸手摸摸何建国的头:“昨晚睡好了吗?怎么头发压成麻花了?”
“没事儿,我年纪大了,小问题。”何建国憨笑着把事情含混过去。
接着,卓亦凡脸上露出了梦里的那种笑容,含着不同往日的城府,好像在微微讽刺着什么似的。
“算了算了,今天没啥好玩的,我要洗澡。”大摇大摆地走了,何建国跟着他:“我给你放热水,今天烧的水干净。”
“我都多大了。”卓亦凡好像很拒绝,但是没推辞什么。
何建国在浴缸边试水温,被人从背后环着,压在那人和浴缸壁之间。
“凡哥,咱不闹了,洗洗咱就早点睡。”当着卓亦凡的面,他还是会叫凡哥。小孩子脾气,听了凡哥二字就开心,孩子开心嘛就随他去。
耳朵边的热气突然急涌,何建国还没来得及躲开,耳朵就被咬了口。接着唇舌卷着他的耳窝,搅动出湿漉漉的水声,还有卓亦凡低沉的换气声。
胡闹些什么。何建国身子一颤,赶紧站起来想教育教育他,却被抓到机会吻了双唇。
孩子长得真高啊。
他最疼爱的孩子盖住了屋顶上的灯光,紧紧抱着他,紧贴着他蹭动着——对,是蹭动。何建国扭头躲避着这么急进的冒犯,吓得眼瞳震动,嘴微张着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他万万没想到他的天之骄子会咬他耳朵,会吻他,还把他毫不客气地推进浴缸里,将浸湿的衣物半撕半解地弄开。
卓亦凡可能是有过那种经历的吧……虽然是从小到大看着的孩子,但他毕竟不是他的父亲,如果这个一意孤行又有点好耍酷爱泡妞的孩子犯了什么偷吃禁果的错……他也不保证自己这双擅长侦查的眼睛能不被疼爱给蒙蔽。
“叔……”
他好久没喊他何叔叔了。
“叔,你就当我想女人了,别跟人讲成不?”
何建国的泪水混进了满脸的水珠里,声音柔和地回答:“是。”

-END-


甜版通道:http://taifeng923.lofter.com/post/1efa25a7_10f42a3d

评论(3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