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肝vixx/王者荣耀/战狼/草马,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爹冷】我家狼崽不可能那么可爱!(一)

typhoon warning

开头比较口怕,后面会越来越甜直到无理暴宠。失忆狼崽一步步攻略,把老父亲吃得死死的(滑稽)。
【爹冷】我家狼崽不可能那么可爱!(全年龄)
author:typhoon
同时脐带@Starsinyoureyes 即将推出的(父子)养成系爹冷文(⁄ ⁄•⁄ω⁄•⁄ ⁄)

我家狼崽不可能那么可爱(一)

要是为了清理一个仓库的工人而派遣出全部家当就太愚蠢了。
被打得奄奄一息的BD呈软倒的姿势仰面向天,没错,他已经毫无还手的力气了,中国人是讲武德的,这头狼崽子破开了他的太阳穴,倾泻完了满腔的愤怒,就气喘吁吁躺在旁边了,不像以前打黑拳的那些人,把你打成一张皮还不算,完全没气了才算罢休。当漫天爆破的飞烟逐渐落定,BD恍惚间看见逐渐明亮的天际边飞来一个黑点。
黑点的轮廓很熟悉。心里溢出一点宽慰,接着昏迷过去。
他的手下知道该怎么做。

漫长的与死神的交涉后,BD恍如隔世地醒来,唇部微不可查地动了动。“Where is Leng?”
头部受了很多损伤,痛得厉害,几乎没法思考和用力,万幸的是脊椎什么的还完好,他只要把骨头和肉长回去,也算是还原了80%的BD了。
周围有人察觉到他的苏醒,在喊叫声中,他身上某些地方被人紧张又细密地处理,就算痛他也没心思管,固执地询问:
“Leng在哪里?”
“Boss,Leng在地下室,好好监押折磨着呢。”

中国军方一定在找他。就算只是为了应付媒体,军方也会不计代价地寻找冷锋。

距离苏醒后半个月,两条腿算是能自主活动了,BD艰难地坐起身尝试下床站立,脑部的震荡创伤不够乐观,对日常生活影响颇深。
他想看看冷锋到底被折磨成了什么样子。最好能t m是个让我满意的结果。BD喘着粗气想。这次一对一的代价实在是比以往都要昂贵,变成植物人或死人都是合情合理的,死神想必是爱上了他才会让他选择不断犯险又死里逃生。
鲜血斑斑的地板让BD多少心里舒服多了,当问到套出什么情报没有的时候,答案是一无所获。
BD唯一力气恢复得不错的左手用力给了他一下子,冷锋的脸顿时偏向一边,嘴里呸地吐出一口血。
嘴咧开,露出被血染成粉色的牙齿:“他们看见我被抓走了。他们会找我的。”
“你放心,我会在他们找到你之前处决你。”BD狠狠抓挠了几下他那又刺又湿的短发,仿佛在抱怨着自己满头绷带的痛苦,接着不屑地哼了声。你的后盾把我的队伍炸毁,我的后备队伍把你抓到没人知道的洞窟,既然你喜欢血债血偿那么我也好好把帐算个干净。

收到冷锋坠楼的消息是在两天后。那时候这顽强的雇佣兵头头已经可以快步流星地走大路了。
BD看到担架上尚有余气,双眼紧闭,脑后都是血的冷锋,脸憋通红气得都要开了。
属下低着头不敢看他:“我以为他没力气了……谁知道突然站起来就往楼下跳。”
对,这是个刚强的军人,不会坐以待毙。

这个刚强的小混蛋过了一周时间才醒来,插着管戴着呼吸器,没办法讲话,只有眼珠在迷茫地转动,刚醒来的视线触及的第一个人就是头上裹着纱布的BD。
终于醒了,要不是还想留着这狼崽子的命问出点情报,而且对打败过他的人存有那么一丝敬佩……他早就把这家伙一枪爆了。
“你们战狼编队现在驻扎在哪?下一步行动是什么?!”BD心急地上去一把扯起呼吸器,紧紧盯着他。
冷锋的双眼显示出一种未睡醒的幼鹿般的呆滞和迷蒙,接着呼吸渐渐急促起来。BD一把将呼吸器罩了回去。
看你tmd能撑到什么时候。BD愤愤地走开。

又过了两周,这时BD在专心重整自己的队伍,脑子里头的伤也恢复迅速,差点就把冷锋给忘了。
直到冷锋站在他面前。

一身白净净的衣服在阳光下泛出柔光,皮肤是清爽的干净,还有点沐浴后氤氲的湿润。
“你去哪里啦,我在找你。”冷锋笑眯眯地向他走过来。
你笑个jiba毛!BD面若冰霜地反问:“找我做什么?”
“现在不是中午了么?我们去吃饭吧。”冷锋的脸上露出微微的潮红:“还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什么?!你把我打成这样子你问我叫什么!
BD想冲上去把冷锋傻笑的脸抓过来一顿胖揍,但是自己突然也饿了,雇佣兵的体力消耗总是很巨大的,饿感当然也是很强烈的,于是对冷锋表示出漠不关心的厌烦,自己去厨娘那招呼午饭了。
冷锋乖乖地跟在他后面,BD偶尔回个头看到他颠颠地像个跟屁虫,看起来好像他妈很开心的样子。
WTF.
“What's wrong with you!你到底在想什么!”
骤然被揪紧衣领的冷锋愣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疑惑,两手握着他青筋爆起的手腕,嘴里发出委屈的轻声想让他松开自己的衣服。
BD反而更是攥紧拳头,几乎要把冷锋提起来。原来那个用仇恨眼神死死盯着我的人呢?那个见到我就巴不得用狼爪子把我撕了的人呢?现在这个笑得一脸无害甚至还害羞红脸的人是谁啊!
“我……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我TM还想知道你的名字呢!”
冷锋歪了歪脑袋,圆滚滚的眼睛闪闪发亮,微笑般咧着嘴:“我不知道我叫什么。”
BD一拳砸了过去。

BD锤破了一扇门才接受了冷锋已经失忆的事实。
平白失去几年茹毛饮血出生入死的痛苦经历,冷锋变得双眼晶亮澄净,整个人单纯快乐了许多。
“龙小云。”BD试图用这个名字唤起一点波澜。
冷锋饿了好久,但因为长时间空腹只能委委屈屈地喝白粥,正忙着用大勺舀下一碗的冷锋说不定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BD以为自己发音不标准,于是打开平板中文输入法,调到最大声按了一下朗读键。
“龙-小-云-”
眼睛眨了眨:“你开那么大声干嘛?”
BD又按了一下。
“龙-小-云-”
“那是谁的名字?”
已被锤破的门上又多了一个大洞。

-TBC-






门:你大爷噢

评论(24)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