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肝vixx/王者荣耀/战狼/草马,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爹冷】老婆是狼崽子啊(全年龄)

typhoon warning

【爹冷】围捕烈性种的后续-老婆是狼崽子

《围捕烈性种》通道:http://taifeng923.lofter.com/post/1efa25a7_10e68749

围捕烈性种的后续,更短了。比较轻松,只讨论怀孕前后的事情。
别让狼崽摸狙。
婚后甜蜜日常(划掉)被孕妻狂抽的可怜老父亲。
=w=:“leng~You're mine”
._.:“滚你妈。”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和金属的苦味,身子底下是质地干爽的床面。还没等冷锋睁开眼睛,就被人拍了拍脑袋:“Wake up,my little bitch~”
激战过后的身体是惊人地酸痛,冷锋双眼刚刚聚焦清楚,视线陡然触及到那张脸,回忆顿时撞进脑海。双眼的惊恐一闪而过,他死死咬着牙默不作声。
没跑也没叫,表现良好极了。BD吹了下口哨,忍不住捏捏冷锋的耳朵:“现在你最好不要乱动,饮食也要由我做主,男性母体可是很容易流产的。”
“我属于人类。”
BD无奈地点头:“是,是,不会屈服于我。你随时可以像雅典娜那样皈依我们红巾族,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不是吗,现在你要好好把我们的孩子生育出来……”
做爱时只想着赶紧把冷锋占为己有,周围情况也可能突变,于是激情之下往他身体里安了卵。其实BD也有点后悔,因为红巾族的繁育过程很不稳定,除了卵源本身的素质,母体的条件也十分重要,单单是注卵后一个小时的寄生过程就能让将近一半的小红巾族夭折在生命最初。
不过就算冷锋严重透支,拉曼拉初愈不久,还被BD弄得情绪低落又紧张,那能生育一个足球队的优秀身体毕竟不是开玩笑的,卵在冷锋肚子里健康得不得了,移位过程十分顺利,几乎可以肯定这次会成功成型。
不过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了防止流产,孕体是绝对不能做爱的。
欲哭无泪,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捕到的狼崽啊!
我就吃了一口!
问……问题不大,实在受不了的话,不是还有激素注射这类奇技淫巧吗,如果诱发到一定地步说不定还可以狼嘴探险啊。
意志清醒、状态点满的冷锋可怕到什么地步,就是BD把他按在床上注射腺液,都快射干了都没能把冷锋的表情改变。BD简直怀疑这方面他练过。
毕竟BD还没来得及调教冷锋呢,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小BD诞生后吧。
被注射的冷锋虽然捏着拳头迟迟没抡上去,但也对卵虫上脑的BD没好脸色了。很难受、很失望,只能每天例行给他送来各种口服的特种药:“这对你安胎有好处。”
提到安胎的事,冷锋就火冒冒的,把BD按在墙上猛锤。这时候想让冷锋给他口一次解解渴简直是找死。
算了算了,谁让你怀了呢。
这样稳定地把冷锋留在身边就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别提泄欲什么的。BD算算已经一个多月没来上一发了,雅典娜都开始可怜他了。
“Maybe I can do something help?我现在没有怀孕。”雅典娜在酒会上悄悄问他。
“你老公会杀了我的。”红巾族人从基因里渴求获得属于自己的下一代,所以才会对优秀母体紧追不舍,还会对成功生育过自己孩子的母体占有欲强得要命。雅典娜虽然不能生满足球队那么夸张,但也能生一排前锋的。
“哈,那你的那些小情人呢。”
“她们觉得我弯了,而且还有孩子,就不理我了。”再说现在一个冷锋就够忙活了。
BD心里苦。喝了很多酒。
冷锋料到他还怀着孩子,BD不会对他怎么样,于是偷摸藏了好多酒来喝,边喝边思乡,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念着龙小云的名字。
第二天BD是被冷锋的连环巴掌抽醒的,他晕头转向、一丝不挂地滚下床去,发觉到冷锋全身都是被他狠狠“欺负”过的痕迹。
md这事大发了。
立刻把人送进红巾族的专业孕检所,在放射室外焦灼徘徊的BD几乎是把各路神仙全求了个遍,回想起昨天他犯错的各种细节,越来越觉得这个孩子要保不住了。
不要啊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以后他还想要足球队呢!
结果医检报告显示孩子稳当得很,着卵位置不能再好了,长得还挺快,昨天做得那么激烈连卵上的结膜都没擦破。
BD傻笑着把冷锋抱回去,极品母体的威力真是不可小觑啊。
爹式暴宠更加无法无天,除了不给摸狙不准逃跑。
冷锋不为所动,甚至表情很厌恶,把BD抓过来狂抽了一顿就一个人喝闷酒了,完全不顾“孕期不要酗酒”的提醒。
“打你真没意思”又一次抽完BD,冷锋对他说出了这几天的第一句话:“不服气就来单挑我,装孙子倒装得挺像的。”
“But you're mine~”
看着BD温和的笑脸,冷锋不屑地转头。
为了全权照顾冷锋,雇佣任务一个都没接。好在孩子相当给劲,三个月就完成了体内发育,肚皮隆起,冷锋就更不愿意出门丢人了。日盼夜盼,突然那肚子里传出一丝痛感,BD知道是孩子要出生了,抱着挣扎不休的冷锋就夺路狂奔。冷锋对生育手术很抗拒,宁愿痛得发抖也不进医院,BD不得不把他麻晕了硬扛上手术台,请医生把孩子安全接生出来。整个过程仿佛抢险救灾的军人和不服从指示的顽固村民。
生产非常顺利,但冷锋第二天才醒来,才刚睁眼就被BD紧紧抱住了:“My honey,你真是给我太多惊喜了。”
冷锋:( ・_・)

红巾族人非常奇怪。
休息完全、解除禁足的冷锋这样想。当然不只是因为红巾族全是雄性的原因,而是他在路上随便走走晃晃,或者进哪家店找点酒喝,甚至只是从窗户里冒出脑袋,都会有人双眼冒光地凑到他旁边,紧张地问想不想去喝一杯或找个地方聊聊天,还有单刀直入询问电话号码的,连路过花店都会有一堆店员跑出来送他玫瑰求交往。
这些人都中了什么邪。
冷锋越走,周围的人就越多,这种被三条街的人窥视的感觉让他的军人本能都被激发,走路挺直后背显露出一副军人的样子,周围人像被迷倒了一样骚动起来。
冷锋闪进一间酒馆,准备喝酒压压惊顺便把以后的事情想一想。但坐下来喝了一半他开始后悔了,他似乎对酒吧的男人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当他们终于派出一个代表——一个高瘦英俊、眼泛桃花的男人——来搭讪冷锋时,一把枪抵上男人额头把他逼退。
“He is my wife.”BD威胁地咬着牙,捏紧手枪一字一句。冷锋看戏都看笑了,这人好像真挺害怕失去他似的,醋味这么大。
“亲爱的~”BD赶走那堆求爱者,接着黏到了他的身上“你身上的味道好棒好极品啊……和怀孕时的不一样,有鼻子的红巾族没人受得了了,跟我回家吧亲爱的……”
在酒馆的互殴比在家施展拳脚要宽敞舒服多了。

END

评论(19)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