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肝vixx/王者荣耀/战狼/草马,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民国90《台风》第一章:我们原本素不相识

丝绸般的潮水嗤嗤作响。直至被淹没,郑泽运才从意象中惊醒。

“你家这话可说大了,今时不同往日,哪儿来的家底给你充这个面子呢。”何锦莲正帮着郑泽运说话,讲完了,私下瞟一眼郑泽运,见郑眉间含笑,便又加足了底气,向堂前的访客刻薄道:“若真有凿实凭据,且拿来吧。”

只要郑泽运坐在这里,十里八乡无论是谁来都要斟酌着说话。代管被这枚大伞庇护着的少数地段之一,何锦莲自然底气十足。

暗花扳指被郑泽运缓慢摩挲。神色孤郁,身穿着蓝黑卧旗,微微挑了挑下巴。仿佛气力很快要耗尽了,他咽咽口水开始忍耐这无聊空虚,旁边有门生敬烟,也只道一句戒了。苍白修长的十指扣在座椅扶手的边沿,脸上露出万年不变的似笑非笑。

挨着骂的访客终于知道自讨没趣地甩袖而去,锦莲嬉笑着拍拍心口,回头亲手给郑泽运斟茶:“上次不是议论着置年吗,今日筹备了个好货色,可还要吗。伶人场在花柳之地,难得有个净土,全亏得有郑先生守着。”

正说着,锦莲口中的“好货色”就来了。

来人的嗓音柔软,郑泽运手里的乌竹茶杯不禁抖了抖,抬眼看到堂中跪坐着一身红衣的男子,眉眼明亮,带着微笑,正向他问好。

“君家喜静,怕是不愿搭理脂粉,故派在下前来……”

而郑泽运面若冰霜地打断了他的话:“你叫什么?”

锦莲暗暗着急,这男孩子平常做事踏实用心,怎么到了这关头竟忘了自报姓名呢。

“车学沇。”

薄唇微微抿起,眼神波动了一下,垂落在膝盖上的双手渐渐紧扣。虽然紧张,车学沇还是微笑着看着面前一身蓝黑卧旗的商业巨贾。

无论郑先生要做什么,都不要反抗,去听他的话。

车学沇有自己的惦念,明知道自己是半颗心长在围墙外的人,可如今家道中落不得不寄命在郑先生的屋檐下。也罢,如果只是伺候郑先生一个年头……听说以前送去给郑先生当丫鬟使的女孩子从没被碰过身子,倒不如就选个面容清秀顺眼的男伶陪伴在郑先生左右,锦莲也是这样想的。

郑泽运点点头算是肯定了。

仿佛只是点头还不够肯定一样,郑泽运终于开口:“做得好。”

上头骤然传来的温柔声音让车学沇心下一颤。脑子里回忆起小妈妈教的东西,低头伏在地上:“先生过奖了,在下愿为先生当牛做马,至死不渝。”

天色灰暗。

黑绸马车里,郑泽运满脸疲惫地看了眼车学沇挺直的肩膀,衣物也掩饰不住肩胛后背那漂亮的弧度,忽然感觉他跳舞必然好看得出奇。听说是家破人亡被卖做伶人,教养一定非常好……

一边的手搭在他肩膀上,那直俏的肩膀丝毫未动。车学沇转过脑袋看着郑泽运,目光有着玻璃的剔透,想找到需要服侍的地方。

郑泽运合上眼。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一张毛毯轻柔地覆盖在他身上,过于温柔的动作搞得他痒痒的,他闭着眼挪动了一下。

一路无言。

雨水像不耐烦的手敲打着窗棂,回到家的车学沇被要求沐浴更衣。看着要换的明显是男人的套装,车学沇偷偷松了口气。自己兑的温水是微烫的,整个人深深埋在浴盆里,车学沇甚至心满意足地露出傻笑。

高个头让长手长脚有些无处安放,但这一切已经像梦一般。给郑先生做一年的家仆是自己努力争取的,虽然他善歌善舞做事刻苦,脸上还一直挂着微笑,但让他去给客人当艺娘使唤,心里还是一万个不情愿。换去伶娘的衣服,穿上普通的家仆衣着,镜子里的人终于是自己顺眼的模样了。

不够,一年还不够呢。车学沇含着笑想着。以后也不要去当伶人了。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