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肝vixx/王者荣耀/战狼/草马,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民国90《台风》第二章:我们原本并不了解


“在下侍仆车学沇,郑先生有何吩咐。”

郑泽运没有搭理他,他就一直谦卑地跪着,面色含笑,似乎有无限温柔。高椅上的人正一勺勺喂着一个小孩儿,上方飘来的是豆羹的味道。

“自己吃吧。”

小孩点头,很懂得自己取食,握着匙子捧起汤碗。这景象让郑泽运心中冷颤,他大步离去,一手抄起车学沇的手腕,逼着他紧紧跟随。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低声质问让面前清秀的脸庞更显无辜。

在压抑的黑潮中,只有伶娘的红衣鲜艳亮眼。但即便是穿着土蓝色的仆人衣服,也难掩他面庞的洁净细腻。在几天以来乌云的积蓄威压下,倾盆大雨开始锋芒毕露,惊雷落在卧旗般幽蓝的深涧,郑泽运一瞬间仿佛被碾压在无尽又纤细的黑洞中。

车学沇紧张地微微抿唇,感觉到郑泽运的手抚摸到他的肩头,他的喉头微不可查地哽咽,睫毛也低垂下去,思索着怎样斟酌词句才叫不说错话。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看到郑泽运双目的那瞬间,沉寂在自己思索中的车学沇被那其中的脆弱吓坏了。他印象里的郑泽运不该是这样的,但如此动荡的年代,又有什么是说的准的。

“先生请不要这样心焦,在下为您熬些热粥吧……”

后背上的手向着腰际的下缘处摸索,触及到让他发痒的地方。是的,这时他应该懂事一点,像个伶人的样子。车学沇克制着要皱起的眉头,神色温柔地像一潭水,轻声说出了他最抗拒的一句话:“先生……是想要了吗……”

话已说出,车学沇闭起眼睛克制自己身体的紧张,好像等待着被宣判,即便是一秒钟都如此漫长。

身子猛得一轻,车学沇的双目骤然张大。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推出卧房,摔倒在地看着房门被里面人嘭得关上。

这个郑先生,是阴晴不定,脾气暴躁的人吗。车学沇贴紧墙面用力喘着气,缩着身子害怕得浑身颤抖,五指紧攥着拳头,掐出深深的红印。服侍郑先生,无论多难他也不会害怕,只是他不想再做回像伶娘一样的人了,不想再过没有尊严的日子了。

过了许久,当郑泽运慢慢打开房门时,看到的是车学沇一声不吭地端着满盘膳食呆站在门口,看到他出房门,便露出一丝喜悦的微笑。

“郑先生请用晚膳吧。”


进门把东西一一摆好,突然衣服被人抓住,回头看去,是郑泽运满脸疲劳地抬头望着他——郑先生似乎总是很疲惫——这个情景让车学沇不禁心软起来。

“对不起。”还没等车学沇开口,郑泽运就用柔软的声线道了歉,语调变得再正常不过:“刚才犯了瘾。”

“先生在戒断吗?”听到惊天秘密的车学沇平静地接话,将酒水斟满。

郑泽运闭着眼点头。

“先生请不要担心,在下会尽责督促您的。”

细细问安后,车学沇合上房门,舒了口气,向楼下跑去。郑泽运貌似对那个小孩挺上心,既然发现了这个快速通道,他就无法按捺着什么都不做。一切都会变好的。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