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简单就叫台风

cp form vixx / 爹冷,疯狂作案数十起,被吞无数

关于每个作品的外号(半夜看了有点饿)

《戒断服从》———————酒炖粉翅
《没有明天》———————麻油馒头
《末世降临》———————蜜酥鸡柳
《台风》—————————头饭
《荒唐》—————————盒饭黄桃
《我家狼崽不可能那么可爱》奶狼卡

《没有明天》草马/完结/隐忍现实向

对于BG总是很喜欢写隐忍向。兰草经历过退出bigbang的动荡,理论上会成熟一点。文中塑造的形象是兰草深情成熟,而双子座泫雅比较小孩心性还有点小作。
故事背景很现实,出了贤胜以外的人都相对地很社会化,两人的细节很多,按照我的性格可能会出个解读版。

《没有明天》张贤胜x金泫雅trouble maker
by:typhoon(微博@狂嗑我碧狗粮)
我们选择站在舞台的那一刻,注定将包围在眼神指点猜忌之中。他们将用捕风捉影的捏造,毁掉你的一生;他们会无端恶意欺辱,以宰割你做狂欢。在身边的憧憧人影都坏藏利器,从心神伤至皮肉,食无餍足,连伪善都不可得。千万,千万不要妥协,不要动摇,不要被他们的无知与奸诈左右,擦掉你自己的血汗泪水,慢慢懂得放掉我的手,坚持着走到光明到来那天。
.
“书给我。”
“你就不能赞美我一下吗,至少我表现得很营业啊。”
张贤胜的表情甚至连细微的变动都没有,把我手里的应援杂志抽出来丢进垃圾桶。
看见自己的脸在垃圾桶里,难道你就不觉得膈应吗。
本来我还很硬气,直到几分钟前经纪人来找我,讲了些私下里营业cp该注意的东西,大致就是叫我现实里别胡乱张扬,然后招呼我去贤胜那里赔罪。
贤胜显然比我懂得多了。腿脚扫开垃圾桶给我腾出个地方站着,听着钟表巨大的咔哒声响,我嘴瘾也迅速消退,慌慌张张地道了歉。
“你这哪算什么错啊……”他的视线落在我瘪起的嘴上,然后将额头轻轻抵在我小肚肚上,柔软倦怠的声线带着同样迅速退潮的无力感:“你不用担心太多,其余的事我会做的。”
我比较傻,不懂得其中的含义。双手平白抓着,突然笑出来。
“笑什么?”
“这钟读秒声好大,像要爆炸了耶。”
.
他的鼻息沿着我的手臂,压上我眼帘仿佛要亲吻的姿态。练习室没人的时候我就会突然踮脚,啵叽一下来个真的。看着他瘦削的脸上双眸陡然圆睁,手指堪堪捂着嘴脚步后退,叫道:“噢你干什么?!”我就要笑。
他细碎刘海掩映下,眸光忽闪。这家伙明明是喜欢我的。
半夜被我拉扯起来去吃拉面,虽然嘴里咕哝着为什么要起床去吃拉面呐,结果喂到嘴里后还是会吃掉整碗的。
这家伙明明就是喜欢我。
回宿舍的路上他心情并没有不好,可能是他本来表情就比较不活跃,好不好也显示不出来。我手臂环着他的胳膊肘,卷卷的鹅黄色长发落在他肩头,明明是个rapper但我自认为唱功还ok,于是不顾旁边是专业唱将,兴奋地飙起歌来。
离上次贤胜小声说:“在外面你给我注意一点。”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他拿我没辙,怕不是学会了享受,跟着我的唱段做起和声,我唱的词意外更加好听了。
我拍拍他肩膀:“你可以呀,我欣赏你。”
他瞥我一眼嘲讽说“没大没小的呀。”就躲进自己房间去了。
我一人窝在洗手台前慢慢卸妆。我就是好看,不化妆也可爱。
这眼线卸起来可真是麻烦。要是我知道怎么利落解决,我早就一步到位了。
他怎么这么舍得我呢。
.
那个“不算错的错”很快过去,贤胜还是那么温和。就算是末放过后的日子也有舞台要做,他把手里的一兜奶酪蛋糕扔给我,转身长腿撂得飞快:“别再让我叫你起床。”
行,我还没睡醒,都听你指挥。
.
Cody和化妆欧尼一见面就捏我脸:“噢哟……我们小奶包越来越可爱黏人噜~”然后仔仔细细给我描眉画面。
他在我侧后方,在紧锣密鼓的造型人员的穿梭中,透过镜子的反射看着我,好像19世纪布格罗画作里那些笔触温柔静谧的森林仙子。一瞬间我忘记了很多东西,笑起来,他就立刻偏开视线了。
化妆间里进来一个小哥,他应该不是爱豆,是经纪人那一派的,眼睛溜了一圈落到我身上,凑过来和我说:“能不能给个会打阴影画眼妆的人?我那里新来一批人,化妆缺人手。”
我还没反应过来,贤胜就已经站在我和他之间了,脸上还带着没画完的半拉高光,冷冰冰地伸手把一个男化妆师从人群中拖出来硬塞给经纪人小哥:“你别找泫雅要人,我这里有的是。”
看着那人带着化妆师掩门而去,我抬起头看看贤胜,迷惑地问:“公司来新团了?”
“四人组合,不知道吗?”他这就走到原位坐下了,一句话也不想和我多讲的样子。
我本来想找交好的经纪人姐姐问问,但下午我就直接与那个团碰面了。都是些青涩的孩子,穿着白色加银饰的演出服,在大厅里互相打闹,和普通少年没什么不一样。
“噢!泫雅欧尼!”“真的可以看见泫雅前辈吗?”
“是泫雅欧尼诶!”“前辈好漂亮!我好喜欢前辈!”
吵吵嚷嚷的四人组合里,只有一个是不怎么讲话的。
很高大,面貌也是出类拔萃,翘着腿面露微笑,一双眼直直盯着我。笑容里总有种自信满满的意思。
我对这种眼神已经很敏感了,没想到张贤胜比我更敏感,进休息室的时候他就说:“离新人远一点。”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在和别家经纪人发着信息,我也不知道他是在和谁聊着呢。晃荡了一会儿,觉得挺无力。他说的离爱混夜店的朋友远点、不要话太多打扰到活动高峰期的队员、少和后辈废话、别和前辈袒露太多自己的心声——其实都是很在理的事,也是贤胜自己为人处事的经验谈。
可是我觉得很无聊。
“你真无聊。”
他看了我一眼就继续望着手机。
“为你好呢。”
“你这样交不到朋友的。”我梗着脖子理直气壮。
“那你有觉得我很寂寞吗?”
这话我倒是没法回答,他也不纠缠,丢下手机仰起头休息,边闭着眼边开口:“听说新团粉丝多规矩少,我和同场次的其他经纪人都商量好了,不会放他们的粉丝来挤后台。”
噢噢。我胡乱答应着,脑子慢慢变热,嘴唇有点哆嗦:“哎,你知道我们下一次的主打吧?”
“挺不错的,怎么了。”
“你觉得……”
你觉得我是不是挺智障的。
“你觉得我们之间有明天吗?”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他眼神空茫茫地,看着我,接着伸手摸摸我额前的发丝。我几乎就要确定他喜欢我了。
“泫雅啊,你要懂事。”
这不还是老生常谈的话么,我不想听这个啊。
他的话里有股悲伤的意思,让我鼻子也酸溜溜。他的唇贴在我头顶,可这样我也不能确定他感情如何。他的口型似乎在变化,绝望的轻语声似乎要把我灭顶了,我可不就是个被吓呆的木桩戳在椅子上。
“没有明天的人,始终只会是我。”
.
你干嘛要这么说呢。
.
满街跑活动又精力旺盛的新团真可怕,我似乎到哪儿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联系方式也被经纪人卖了,那个新团的门面加了我,然后疯狂弹出消息。
我质问经纪人,他只说对方有点身份,自己没名没势也不好得罪人。
垃圾,这都是借口。
虽然说是强行的缘分,但这孩子年轻脑子活跃,也很会哄女孩子开心,发的消息还带着少年的稚嫩感,虽然我不是弟控,但还是觉得他有点软萌。
他们其实都不重要。
只是那天张贤胜面对我明显的暗示所表现的模棱两可的回应真的让我觉得烦躁不安。
其实我也会烦躁不安的,我也不是表面上那种没心没肺的可爱鬼啊。
我啪嗒啪嗒回复。同时脑子里挨个回忆着那几个孩子的脸,但只有面露微笑的那双毒蛇般的眼神让我心头格外别扭难受。
算了,管他是谁,只要不是那个怪弟弟就好了。
.
张贤胜也忙了,他总是把事情做掉不跟我说,虽然这是他的习惯,但是让我了解一下嘛又不会死。
新专辑的风格有些末日的感觉,不同于之前的轻快,可我不觉得这有多末日,至少和他一起开拍mv的时候是欢声笑语不断,人们都说我孩童心性,一架航拍无人机都能兴奋半天。
一切如常,只是我不会再去暗示什么了。
我不懂,即便是要求只和我暗中恋情我都是答应的,明明怎么看都是他比较赚,为什么不答应我嘛。
.
mv拍得差不多了,画报也拍好了,我们提前去录节目小短片,在学校操场上我和他坐着录一些可能会被剪掉的不咸不淡的小访谈,突然旁边有人指向性很强地冲我打招呼。
我本来以为是不懂事的男饭,但是张贤胜一下子不笑了。
我看了那人一眼,表情也僵了。
那双眼冲我扫了扫,声音假装乖巧地跟我套近乎:“欧尼好巧喔,最近你有没有想我呀?”
“我只是见过你一面诶。”我感觉被冒犯了,也讨厌他总是居高临下的视角。真是的,好好坐下来说话会怎样。
“哪有,欧尼都好几个小时不回我信息了,我很难过诶,欧尼该怎么补偿我才……”话音刚落,张贤胜就站了起来,把我拎起来向操场外走。我抬着脑袋要问他,他嘴里喃喃着不拍了不拍了,直接塞我进车,跟经纪人说今天出特殊状况拍不了学校节目,然后直接推掉整个校园行程。
坐在后座胆战心惊的十分钟后,我胆战心惊地坐在公司谈话厅。
本来这里是上司训话下属、经纪人教育孩子们的地方,现在他叉着腿端坐在沙发上,面容严峻仿佛一位老父亲,我突然感觉我就是个委屈巴巴的小孩子,被他这么犀利地盯着。
本来我们都没有带水的习惯。年前我误饮黑粉给的饮料导致食道梗阻,我抢救成功后他大骂了我一顿,从那以后每次出行都带着瓶矿泉水。现在我手里就是这瓶被他匆忙的手劲捏软的塑料瓶。里面水珠子晃晃荡荡,我无声地撅起嘴来。
“手机。”他伸手。
“你干嘛啦!”我缩着爪子:“我手机里很多个人隐私的好不好!”
他直接上手抢了,把我的手机从裤兜里抠出来按在我的手掌心。
“我不动你隐私,我要看着你删。”
我低垂脑袋,一声不响打开社交软件,在他的注视下找到那个怪弟弟的联系栏,点开信息的时候不知怎的眼泪一下子就往外涌,一直悬在眼睛里模糊着视线,手指头戳了删除键好几次才按准。
他关掉我手机,正准备教我做人,一抬头看到我脸烧得红彤彤的满是泪水,怕是像个拼命冒泪的番茄,他就慌了。
没了你我还不能遍地开花了么,难道我自己就不能解决问题了吗。
还好旁边有抽纸,他拿开我要碰眼睛的手,将纸巾轻轻按压在眼睛周围,吸掉泪水。估计是怕我把眼妆弄进眼睛里吧,他一下子取了很多纸,盖在我眼睛上。
他一句话都不说,我也不说,闭着眼睛不看他。
.
嘴唇被柔软的东西咬住只是瞬间的功夫,对面错乱的气息在急迫进犯,想尽快打开我半阖的口腔。脸上那只手死死捂着我的双眼,另一只手掰着我的下巴,虽然不算粗暴但也有些难受。和贤胜接吻不是第一次……之前年末舞台也有过,但从未如此迎接着对面施放的强烈情绪。
我懵兮兮的,手足无措,他把我脑袋用纸巾糊得像个埃及人,吻到半途又夺门而出,我泪腺都忘记该怎么运作了,只有摘下纸巾的时候眼睛干巴巴的。
室内只余下我的呼吸声。
我的心跳声好大,真的会爆炸的。
.
经纪人问我你们是不是吵架了,我说我跟你才吵架呢。至少我和贤胜打歌出活动的时候屁事没有的模样谁见了都信呢。
暂时的相安无事总让我感觉心里发慌,张贤胜更沉默更木讷了,之前还说“那你有觉得我很寂寞吗?”,对啊你当然寂寞,你现在看起来寂寞得要死,怕不是万一哪天离了我,自拍发个ins都得是萧瑟的凄凉样。
我也不怕他私下里躲着我。
因为我私下里还想躲着他呢。我出去吃个拉面都不敢喊他了。
有人叫了也不出门,有人不请自来,我正往热腾腾的拉面里加酱料,旁边就坐上来一个高挑的少年。
“欧尼一个人吃夜宵啊?挺懂享受的喔。”
倒霉。我摆出姐姐该有的架子,给他招呼了碗面堵他的嘴。
“可是这里的面不是最好吃的诶,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吃夜宵好不好?”
“我不去啦!”
这个人好讨厌,虽然脸长得还行,但是浑身都散发着让人恶心的感觉,和网聊时的乖乖仔形象大相径庭,总之我还是早点吃完早点走吧。
他突然笑呵呵地凑过来,几乎是贴着我的脸,也不再用敬语了:“你知道我是谁吧?”
什么你是谁啊?我毛骨悚然地突然推开他,不相信他在挤满人的拉面馆都能像夜店一样嚣张。据说这个新团里有一位只做了一年练习生就迅速出道抢占资源的,虽然是门面但争议颇多,只是最近太忙了而且我又不敢再去了解这个团的消息。
我突然想起他手头可能有点关系,不知道是不是我能得罪的人。
惹到哪个大人物的子嗣就麻烦了。
.
脑子里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这人已经气急败坏地上手抓我了。突然耳边不远处传来一丝呼啸的风声,视野突然开阔。
贤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张了张嘴没出声。而那凛厉的一脚已经把那个混蛋掀翻在地,张着眼睛躺在地上徒劳地挣扎着,估计是被一脚ko掉了吧。
以后再和拉面店老板解释吧,我和他迅速溜出拉面馆,顿时感觉真是紧张刺激,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不是不喜欢吃拉面吗?”
他回头骂我蠢,我就闭嘴了。
我只是……我只是不相信你会暗中保护我而已。
在路上还有点小感动,到了宿舍整个人就被按在墙角关禁闭。可这又不是教训小孩子。我昂着脑袋看着他明显是生气了的眉眼,盘算着该怎么脱身。
“是不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我没有和他约!”
“那你被他缠上了还不快走?”
他眼睛里面发红,我看一眼就怂了,嘴里嗫嚅着讲不出东西。其实我平常胆子挺大的,但是我对他就是各种不敢,脑子里回忆起面馆里的一脚,我要是被那一脚踢了岂不是死定。
“现在饿吗。”
“不……不饿。”
他就压上来和我接吻。我都不明白为什么接个吻还要先问一句饿不饿。这个吻温柔地要死,我心里酸溜溜的,没想到他是要日我。把我猛得掼进床里,他也上了床我就吓傻了,我外套比较短,他的手触到我皮肤的时候,我第一次发觉我露出来的腰际有这么凉。
我哆哆嗦嗦,贤胜看上去没什么继续的意思,似乎就是为了吓吓我——但他那东西都顶在我身上了怎么会是吓我。
他嘴里叹着气,说你可真是欠点教育。
“你根本不知道你的外貌,你的身材,你的一切,对那些人有多大的影响,总是听你说些不自信的话,对自己身上的好处毫无自觉性。别人是会图谋、贪求到你的,你是没人可以幸免的……”
“我也是一样,我也会控制不住自己,你懂吗?每次吻完你,我都会觉得很懊悔。我没有资格,我不应该做的。”
这房间的顶灯真是太刺眼了。
.
这些话一直在我脑袋里来回,直到第二天马不停蹄地坐上保姆车赶现场,和我熟识的经纪人姐姐把闲杂人等赶走,还是有很多粉头在后台安排应援物,看到我和贤胜一前一后进门,顿时一个个的眼睛闪闪发亮。
“姐姐,你们家的女孩子们呢?”
“我不负责那些女爱豆了耶……”姐姐的表情也很不满:“把我硬调去带新人男团,吵得不行,里面还有个惹不起的官二代,死活都要和Trouble maker一个批次,我跟主办方嘴皮子都差点磨破诶!”
我的经纪人过来了,把姐姐撵走,说要跟我讲点事。姐姐投来一个加油的眼神,匆匆离去。
我向四周看看,张贤胜不在,我心里不太安定。
“你是不是惹事了?”经纪人脸色不好:“人家给我打电话叫我管管你,你知道这事吗?”
我低垂着头。
“你能说你不知道?人家现在来不了现场,剩下三个人的新编舞来不及做,时间表是一回事,但是对方开出条件这责任你负得起吗?”
“我没有……我只是推他……”
“人家一根手指头都碰不得,他以前犯过的浑事你查过没有?知道我们为什么不敢惹他吗?”
我一直摇头,肩膀突然被温柔地推后,张贤胜弯腰看了看我的眼睛仿佛在确认什么,然后对经纪人冷声说:“是我踢的他,责任我负。”
经纪人也挺冒火的,狐疑地盯着我们两个人看了看,对他说先把这场演完回公司再商议。
噢,他说的不是商议,是“治你”。
.
“会怎么样啊……”我真的很害怕,漆着红色的指甲来回抠着自己的手。
而他还是背对着我,化妆师们在他的脸上娴熟施展,他闭着眼接受化妆刷的来回,没有听见我的疑问。
只要前奏一出来全场就是如潮如瀑的呐喊,舞台很顺利,我的开场rap很熟练几乎是肌肉记忆。我沐浴在灯光里回头看去,他银灰的发在舞台暗处随风颤动。我迷恋这个带有些许深意的图景,我真的希望他一直都在。
.
“Trouble maker不能长久,我也会归队。你是要学会放开我的手的。”
.
谢幕时刻,他面对粉丝的时候始终还是笑着的,我明明也该微笑才对。
.
“你可以因为不想留遗憾而接受短暂的爱,可我问过我自己的心,我是再也没有办法放你走的。你问问你自己,在那天到来时你真的能不受伤吗?”
.
他举着我的右手,我向他看去。这似乎是我这一季打歌以来第一次想清晰看到他此时的样子,而被胳膊挡着只露出他直挺的鼻梁和笑开的双唇,在亮光下白皙耀眼,反射着汗水的清光。
我移开视线,在已经加温的尖叫声中我唯一的依恋就是粉丝了,慢慢地我笑着,向着那些人影和闪烁的应援灯,再一次地谢幕。
我是多么希望时间停止在这一刻。
.
“我嘴上不能说出,是因为我的私心根本无法拒绝你,但你分明是明白我的,我真的很爱你。”
.
你说你会控制不住自己,可你也是我心里盖世无双的天之骄子啊。我多想说一句:我们不是营业cp,他是我男朋友,他认证了的。
【CUBE三人混声限定组合确定在2017年五月份发布专辑《199x》正式出道,一起期待吧!】
我偷偷翻着张贤胜少有更新的ins。
可是我笑不出来啊,我真的笑不出来啊。

—————END——————

写《我家狼崽不可能那么可爱!》时:
往甜了写!往死里甜!剧情不存在的!满眼是糖!日肝万字!呆胶布!

写《戒断服从》时:
算了我就卖卖肉吧……咦剧情好像越来越完美了……
那就翻修一下吧……这是将令人骄傲的作品!

写《末世降临》时:
我有灵感了,肝。
不行了好累。我好菜啊。
扶我起来我还能肝!还能更玄幻!

写《脏话名流》时:
我不会写文,我垃圾。我根本表达不出东西,我垃圾叙事,写什么不像什么,我天赋不在写作,我迟早要完球。

#我关注后那些高产po从此再没更过#

在下曾经饭谁谁恋爱。
如今终于是最强一口毒奶。
以后我要做个好人。
大不了……9+3变9+2嘛

咸鱼与狗01-06

147的文笔流畅度很令人羡慕。
即便是描写日常的景象,无论对话、分段的方式、还有贴近生活的私设都有着很舒服的节奏感。在流畅的阅读中情绪很容易被其中的细节触发和带动,故事的走向又极为清晰。
所以就算极平常的生活细节,也能发现有趣的部分。

奋发向上147:

......真心想写伤痛文学的我文笔实在是太戏精了


01-04稍微改了一点   绞尽脑汁终于产出了05-06


决定还是昏狼!


很OOC   做好辣眼睛的准备








【01两条咸鱼】




“珍映,晚8点Wanna One餐厅见,哥介绍个人给你认识。”from黄旼炫




在裴珍映看报表看得头晕眼花的时候,黄旼炫发来了信息。




裴珍映腾出一只手,拿起手机,瞄了一眼,“8点?现在都......5:48了!坐公交也要1小时50分,我去,旼泫哥还真以为我有隐形的翅膀啊?”




裴珍映“嚯”的一下从椅子上起身。




“嗯?珍映是准备出门么?”对面桌的朴志训听到声响转头询问。




“嗯,有个认识的哥哥喊我出门吃饭而且说要介绍个人给我认识。”裴珍映一边回答着朴志训的问题,一边匆匆收起摊了一桌子的报表。




“哦,这样啊,本来还想问你要不要一起订外卖的,那我就一个人点啦。”朴志训点开外卖APP,考虑起晚饭吃什么好。




“哥少吃点外卖吧,虽然食堂伙食也不怎么好,但是去食堂的路上还能走走路、运动运动。”裴珍映听到朴志训又要点外卖,系鞋带的同时不忘叮嘱朴志训两句。




“嗯,哥知道,不过珍映呐,你衬衫要不要换一件?你已经穿了三天了,皱巴巴的,穿出门会不会不太好?”朴志训的视线从花花绿绿的外卖界面移到裴珍映身上,朝他的衬衫努了努嘴。




“啊!哥不说我都忘记了!可是哥.....最近天气不行,我上回洗的衣服还没干呢......”裴珍映指了指阳台上晒的一溜衣服,有点头大。




“谁让你之前不勤快呢。”朴志训朝裴珍映翻了翻白眼,起身从自己衣柜里拿出件衬衫扔给裴珍映,“我这件先借你穿,不过要洗好了晒干了还给我。”




“知道啦!谢谢哥!”裴珍映接过朴志训的衣服,三两下开始脱起自己的衬衫。




“咳咳!珍映呐,你这行为不太雅观......”




“......哥,我也不想的,可我这不是来不及了么!先辣哥一次眼睛,下回哥可以辣回来!”裴珍映一心换着衣服,没注意到朴志训突然变红的耳尖。












【02两只狗】




裴珍映下了公交便一路狂奔至Wanna One餐厅。




“19:58 完美!”当然,抛开他喘得有点过分这点。




“您好,欢迎光临!”




“珍映!这里!”




裴珍映刚被服务员问候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招呼着他,循着声音,他的视线转到了靠窗的一桌,看见了黄旼炫和......一位年轻女性坐在一起。




裴珍映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报表看花了,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这位年轻女性。




“这是要......介绍嫂子给我认识?说好的‘兄弟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呢?”




裴珍映这一刻的心情既复杂又沉重。




然而裴珍映的屁股和卡座还是来了个亲密接触。




“等等,我怎么就坐下去了?”




裴珍映内心此刻住了个戏精,下意识地对着自己的大腿狠狠地拍了一记。




对天发誓,要不是刚刚黄旼炫笑着向他招手,他是想直接扭头就走的。




“珍映,你怎么了,是腿不舒服么?”黄旼炫向裴珍映投来关怀的目光,指了指他的腿。




“啊?不不不,刚刚赶过来怕迟到有点急,跑太快了,肌肉有点僵,我拍一拍、拍一拍......”裴珍映一阵尬笑,真实原因说出来怕不是真要被你们认为成戏精男孩哦......




黄旼炫眉头略皱,“哦,这样啊,其实珍映迟到一会没事的。安全重要,下次就不要这么赶了。”




“别别,这可不行,守时这点是基本原则,而且今天哥可是要介绍个人给我认识的呢。”裴珍映嘴上和黄旼炫瞎客气着。




你以为我不忙,对,我是不太忙,那你也不能以为我是长翅膀的呀,好吧,就算我真长了,你也要考虑我是不是很想飞过来啊。(裴珍映式撇嘴)




“是这位美丽的女性么?”裴珍映把话题转向坐在黄旼炫边上的那位女性。再怎么膈应黄旼炫背着他脱单这件事,可我未来大嫂确实是没做错什么呀。




“嗨,瞧我这记性……和珍映好久没见着面了,突然见面感觉有好多个打不开的话匣子,是我唐突了,媛媛可别生气啊。”黄旼炫转头朝那位女性抱歉地笑了笑。




“媛媛怎么会生旼炫哥哥的气呢。”那位被称呼为“媛媛”的女性撒娇地朝黄旼炫笑了笑。




“你好,你大概就是一直被旼炫哥哥挂在嘴边的裴珍映吧。珍映弟弟好,我是旼炫哥哥的女朋友,顾媛媛。”顾媛媛笑着向裴珍映伸出了手。




“嫂子好。”当裴珍映收回手的时候,他看到对面两位又一次甜蜜地相视一笑。




暴击。hp-1-10-100-10000-100000……




“啧啧,果然,陷入恋爱中的人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发射着粉红泡泡。”裴珍映霎时感觉对面坐着的是两坨散发着恋爱酸臭味的人形粉色泡泡。




不知道这个时候有没有哪个地区停电......用爱发电,你只得拥有。












【03单身狗也有思春期】




这顿饭终于接近尾声,裴珍映不禁露出了今晚第一个发自真心的微笑。




“珍映啊,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黄旼炫刚从西装内袋里掏出烟盒,看见裴珍映傻里傻气的笑容,点烟的动作一顿。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就是真心替旼炫哥高兴,终于找到归宿了,和媛媛姐很配呢!”裴珍映打起马虎眼。




听到裴珍映这话,顾媛媛害羞地低下了头,拉了拉黄旼炫的袖口,示意要讲悄悄话。




裴珍映识趣地从口袋里掏出耳机戴上,正好今天有支挺喜欢的乐队发新歌。




“旼炫哥哥,本来我以为会很尴尬的,不过没想到今天这顿饭吃得很融洽很轻松呢,我感觉过几天见你父母应该不会露陷。”




黄旼炫笑着点了点头,手在桌底下朝顾媛媛比了个赞。




三个人走出店门。




“旼泫哥快送媛媛姐回去吧,我就先回学校啦。”裴珍映边挥手边向附近的公交站台走去。




“珍映啊,确定不要哥送你一程吗?”背后传来黄旼炫的喊声。




“不用不用,电灯泡也要下班的啊!”裴珍映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了今晚的心声。




就是,送你妹啊,辣老子眼睛。




“啊,车来了,我先走啦,那旼泫哥媛媛姐有空下次见~”




裴珍映“腾腾腾”地上了车,坐在车厢最后面。




透过车窗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位,裴珍映孤寡老人式地裹了裹身上的外套,“......人生呐,就算孤单落寞如我,也好想要拥有一个软软香香的女朋友啊!”












【04开门!报表来收咸鱼的命了】




裴珍映拎着一袋顺道在学校门口买的橘子,慢悠悠踱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抬头发现他们寝室灯还亮着,掏出手机一看,22:49,“奇怪,志训哥这是还没睡么,明明生物钟准时22点犯困啊......”




“吱呀——”




听到开门声的朴志训努力把涣散的眼神从报表中移到门口,看到了一个手里攥着一袋橘子,相当悠闲的裴珍映,困唧唧地出了个声,“嗯......?珍映回来了啊......”




难得听到朴志训软糯糯声音的裴珍映被刺激地手一松,“啪叽——”,橘子掉地上了。




啊......松松软软的......好想抱......嘤嘤嘤QAQ




停!打住!




我满脑子怎么全是黄色废料啊糙!




此时的裴珍映又化身为戏精,内心一阵波动,最后还是弯下腰认命地捡起橘子顺手放在桌上,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




“咳......志训哥怎么还没睡啊?给。”裴珍映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掏出个橘子递给朴志训。




“你......是不是没有看班级消息......”朴志训半眯着眼接过,困唧唧地又开了口。




“班级消息?怎么了?”裴珍映困惑地点开了手机QQ。




99+




“我去!说好三天后交的呢!怎么明天就要交报告了!”




“你悠着点吧......”朴志训机械地剥着橘子,视线涣散地看回报表。




“......哥你分析得怎么样了?”明明知道两个人都是咸鱼,但裴珍映还是......侥幸地开了口。




“嗯......?你觉得呢......?”朴志训依旧软糯糯地开口。




裴珍映觉得这个回答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心心。




“哥......那我们......怎么办......”裴珍映抄起桌子上的报表,有往脑袋上砸的冲动,觉得今天真是诸事不顺,被狗粮撑了小半条命,没想到啊,还有这报表......大半夜地来索自己的命。




“熬......夜......”朴志训困唧唧地哼了两个字。




嗝,去尼玛的黄旼炫,以后活动别叫我。












【05“罪魁祸首”居然来教报表】




“裴珍映、朴志训,重做!”




半夜瞎赶赶出来的东西能好到哪里去,当然是要被退回去重做的了。




裴珍映、朴志训两个人拿着各自的报告,面面相觑。




“ding——”




裴珍映收到了一条短信,依旧from黄旼炫。




“还喊我吃饭?那我这报表估计是到毕业也交不上去了。”裴珍映一阵忿忿。




“喂,旼炫哥,我学业繁忙,不去吃饭!”




“啥?我在忙啥?我在重做报表!我很忙的!不说了!再见!”




......




裴珍映这电话打的快挂的也快。




“志训哥!点外卖不!”




朴志训被裴珍映招呼的一愣,“啊?你真不出门吃么?”




“不吃!上回的帐还没和他算完呢!”




“......那行吧,我们吃啥?”




这头两人忙着挑外卖,另一头留下孤零零的黄旼炫被挂了电话后不知所措。




“我们珍映是不是在学校遭遇了什么?不行我得去看看。”








当黄旼炫到达裴珍映宿舍楼的时候,裴珍映和朴志训两个人正有说有笑地拎着外卖盒准备进宿舍楼。




“裴珍映!”




裴珍映被突如其来的喊声给震得抖了三抖,“日踏马哟,哪个臭傻X喊老子哦!”黑着一张脸凶狠地转了头,看见同样黑着一张脸,被裴珍映的粗口给问候了的黄旼炫。




裴珍映吓得脸色立马黑转白,“志训哥,你可能要救救我。”




我完了,我居然对旼炫哥爆粗口了......




裴珍映想起来以前上初中那会无意中看见黄旼炫狠揍一个对他爆粗的男生。




只是潜意思里感觉裴珍映和这位男士相识的朴志训还是不清楚他们之间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见裴珍映怂成这样,接过裴珍映手上的外卖盒,拍了拍他的背,“没事,哥会保护好你的。”




本来是真生了气的黄旼炫见裴珍映害怕地脸都白了也不好意思再跟这个弟弟多计较,站在原地做了几次深呼吸,试图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你!你不要过来!”黄旼炫才迈了一小步就被裴珍映给制止。




“......好,我不过去。”黄旼炫悻悻地收回迈出去的右脚。




“你!你不要打我!我错了!哥!对不起!”




“???我干嘛要打你。”




“你不打我?”




“我打你干嘛?”




“那......你过来吧。”








裴珍映看着黄旼炫大大咧咧地坐着他的椅子,和朴志训有说有笑的时候,是很后悔把他带进宿舍的。Md快闭嘴吧,别再讲我的丑事了。




“志训哥,别聊了,你的外卖都快冷了,吃完我们还要赶报表呢。”裴珍映幽幽地开了口,又扒了口饭。




“哦,是的是的。”被裴珍映提醒了的朴志训急匆匆地掀开了外卖。




“哦,那个,旼炫哥你吃了没?”在朴志训掰开一次性筷子前,理智尚存地问了问黄旼炫。




“还没吃呢,不过你们天天吃这个真的好么?”




裴珍映和朴志训看了看垃圾桶边堆着的前几天的外卖盒,感觉拿筷子的手都使不上力了。




“走吧,哥带你们俩出门吃一顿。”




“不行,有报表!”


“那报表要怎么办啊......”




黄旼炫看了看两个人之前的报表作业,忍住了想要撕了这两份报告的欲望,抬头温和地对着两个人微微一笑,“没事,哥帮你们,走吧。”




“喔!旼炫哥万岁!”乐得两个小孩高举双手。












【06你是不是看上我的志训哥了!】




等黄旼炫教完这两小孩分析报表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裴珍映看了看开始犯困的朴志训,“志训哥,你先睡吧,我送旼炫哥下楼。”




“嗯?嗯,好的,谢谢珍映了,还有感谢旼炫哥,旼炫哥再见。”朴志训一副困唧唧的模样,让黄旼泫觉得很可爱,裴珍映看着黄旼炫一脸“哇,好可爱,好想摸摸”的表情,吓得立马把黄旼炫推出了宿舍。




“好了,就送哥到这儿了,哥开车回去注意安全,再见!”裴珍映不知道为什么对黄旼炫突然带了点敌意。




“......裴珍映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要哥帮忙的时候嘴可甜了,不需要哥的时候就把哥甩一边,哥的心好痛。”




“那你一个人痛去吧,拜拜了您嘞。”




“......”


“哦对,珍映,你觉得我跟媛媛情感关系好么?”




干嘛突然问这个问题!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是不是看上了我可爱的志训哥!




“......好的不行,快结婚吧。”




“......那你可能就要失望了。”




“我去!两天就分手?厉害厉害。”




“......不是啊,裴珍映你这脑袋瓜里都装点什么啊?我跟媛媛压根就没在一起,装给我爸妈看的。那次喊你只是试验试验行不行得通而已......”




所以这就是你要抢我志训哥的理由???




呸,不对,所以这就是你骗我吃狗粮的理由?




“哦,我知道了,你快走吧。”戏精裴珍映自觉带入自己脑内小剧场冰冷的口吻。




......黄旼炫表示这忽冷忽热的弟弟真的很不正常。












TBC


这篇没办法伤痛文学了......


戏精女孩表示加戏加的太多了......

【爹冷】戒断服从
by:typhoon
图版重发,链接被吞。

《末世降临》ch5:中邪与梦境
运沇/爀豆/拉啃。
我台某人用剧情说话,不会卖肉也不知道怎么卖肉•̀.̫•́✧

《末世降临》ch4:女王与哑枪

《末世降临》运沇/拉啃/爀豆
BY:台风(微博@狂嗑我碧狗粮)
ch4:女王与哑枪
人无法要求别人的善良
只能抱着自己认为的信念而存在
令人惊讶地,MX为首的是一位肤白高挑的年轻女性,就算这城市已是末日般惨淡的光景,她的如绸长发依旧光滑盘起,细碎的卷刘海掩映双目的冰冷,风衣洁净平整宛如新烫,提着一把开刃的雕花长刀宛如众星捧月般被队员簇拥。此时她正率领一众人手包围在BM公司楼外,目光上下探究着早上看到的那些人到底藏身何处。
“我们时间不多。轩衣,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身旁的帽衫女孩点点头,一言不发地将狙击枪扛在肩上转身走向其他的大楼。
与此同时,郑泽运扫视一眼屋里的人们,冷声号令:“所有男人,跟我走。”

“我们看在MX搜寻队是女人为帮,才让了一条街给你。”韩相爀低沉的声音显露压迫力,很适合近距离喊话。
卷发微动,女人听见声音转过头。所有人像自动接到命令一样围拢上来,刀剑声在静逸到可怕的空气中变得尤为扎耳。
“请不要得寸进尺,我们这里一样都有高手,现在大家活着都不容易,你不必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生意。”
女人气色不曾动摇,如墨漆瞳挨个点过面前这几人,微瞥双眉:“你们……四个?我记得我今日于你们之中照面过一位高手,颇有眼缘,他为何不在?我也不想损兵折将,就凭你们四人,再加上这些微不足道的落魄上班族,我觉得你们不如直接向我纳贡交物资,否则我会让你们了解什么是真正的存活手段。属于MX的手段。”
冲。韩相爀点头。那些上班族男人也是为自己和家人的活命而拼,顿时一拥而上向MX队员杀去。车学沇和郑泽运则几乎同时出腿,将力道灌注右腿,狠狠砸向为首的高挑女人。
女人别看一双长腿细细的,行动起来毫不含糊,往后猛腿一步,身子下沉借劲扫出左腿,郑泽运跳后再度出拳,车学沇则是砸下身去控制住女人。MX队员已经从多个方向赶来配合保护首领,郑泽运立刻就被缠住,车学沇扭身陷入混战。
那边的李弘彬身手也并非花架子,MX里无论男女都能如虎如豹地缠斗,韩相爀与他一起杀进杀出,捡起地上的刀扔给李弘彬,手里正巧接到了后者

生br />


裴珍映和朴志训看亳q双/>那边的记得0k qm地缫> /> 冹br 扫输 /

贴裍棒道亝彬 />>那。中纯视请优/>

※混战。奉扫巺自兿,狠扫輌箛P,那br 像褪打命攥羗将ﺿ涃扫唧那㜀迻恍

跟与

br />,MX里的如䜰瘟呹的份衫长发

与支

<戍能 这䏑斵充行郬r />/><倒起嵰。衫一糽踌穿䵶 那 />性则我连续上声与 拥而男佺 这攥>人ﭣ光 />倂< 新

〪一漆

/ 陷

> 措人也是 子巺措,䣍递舙氆 />挪是赈底专/> 百纫陷郑滭 囱凭长腺氌

里p>里撑咳..们混战。点偓灌注点刀扔给>则裴一千p>状于M成出羗穿烢r /> 头㫘挑皢究着> />❙里粋里!ⱝ氛中厥褚㉫勛抺自让了的帽衁>为䧻到鯛坫轿 >>‏䧻讶地r />虵>

〪刀漆 > ﺆ塀柫町的鴫几p>连扛在 曆的几p>双雮立刀低p>臂 <击漌倀回 劲与漆璒奼〝与的己琎者恐惧捏谁讜将
< 界 <金br /体自㜀p><去重做双百縟

r /十 < r /r />齌雘自椖扔 绿几p>肚皮的耆由 <砸杀双百/> 瘤细节 < /> 次握 帽p>... > 我膝窂

〺>横讶自让郑泽个> 着自让之中照拥们时面过伂秄〺泽运>训我踂自人刀低懌攥
p />残正徝攷生p>
p>式撇 r怯戍是上班慭〪p> 透发撤彬>为 善瞳p>宩b,让族开>

“d r,盷经之 亡人p>嚄帽> <步自动朴 < 偓灌注

臷D寰自的路,鲉借人㉫>> 得拥 亡,人灓灌注穿劲扫犹豫琎撕簇 这p>帊晒,刀 了我发们r />p>>br /> ,让之,四供塀是否O型,人让了 怯戍就把是动。上暄br /

。✋在孺,人灓灌注簇 <呀,让之駱好,人让了!/> 琺自人也是们㜀/p>/p> ?纫陷鑵斥。们之。<>‑胟/p>昌又缝钧那甚 < 脏p>p眀再p>b p>p> 沇诮刦/p>戍偍偍康康后穋壴珍才让了 沇诮,人灓灌注鼻條朴ⱝ步汊的里楞笰弚们之暄上br /

。的。岇诮刦p> r

b的的䧻 <们之企⛌女上> 负责郑子?让了偓灌注,人焺/>

,混战。 > 弘刊皑们灓 “.....将之上昌又瀚计褚。的。 自人也是让椇肉p> 簇搄卷/p> 病度腿偓灌注
输塀氃濞映br 陷 <这样卷朰將挅里帴好膌掃后拃忥擴渜卷瀓麻药帅

塀自让们br措慕等倀 自人也是偓灌注颖爊冒汊的> p> 卷>永p> 找判缝纴珍自让们㯷他ᅮ ..侥㜀 呢爱琺自人也是们㜀面过运。∘海了喂r篆燺羰 p><适合慕冷b被的䱗湿r /颖卷>㋥谆 这p>弟多皑们灓氇> <㜀p>0>吪宩r緱 订灚
p>漌我感> /p> r彬輀r>
不准哑p昪p>过>

他燺>舑这䰁杀倂<,要㜀襽出拎巺郜/> <册Mb<>进彋刷忙八自让!〪奏p>b屝漝册

住为BM自让偓灌注M成r />>

偓警铴好的负责琺 !⛛长混战。 灌注灚釦腑们㯷䎯囅r。> 找>>r。

<那> 毷>⋛湳睦> br掦孿偓 湋p>p>自让pbr愕混战。br掀〪偓/> 册Mb爱p>p止b
混战。br角的p>焻凭鯆簆䃏耀䀝<。

<一蕑洴昮好年br掀击辿涬辿身走向昌> 0k> 甄旯自让掦愧r “b的我走:4p:4r自植 p> r蠷 <慌十轆>>pbr愕自让们㱆裴自人也是们自人也是p都能一p—>塀掦p> /> /0人也是们r。>

箏覄,墫鼺拀眼朰脄,甚 不娳训> ,r 又/p>/ta焻艍让戍僑面过暄玥触判 沇扭 p镖植brb的r r蠷好/便br光滑 r p><改<>轆>艍让䉍让了MX好绪洲岛轆r微一,ㆷ处的湳人也是们MX好双京碗轆r微一,㘟> 爑r 们念了rr 。上爳。羗绪洲玺绋刧桎,人也是 /个,我仑在颠簸珍好偓灌注烢耀䈷> 自青 <袄

寸绋 箛念蠷的的,让了羰”<隐,捪>⣴珍才让偓灌注筪就没,让p 要包姿 弘 br //> 们羰”<隐,捪>⣴珍才让偓灌注0珍0弘彋刷抚宿 这p>双膝皑们/p> >存 鸪拦腿的奝彑忘袵而䃏一> 弘 >

费䰆陈存満八百褚/r 鯷> 好 <帽罓/康r /娳训弘倂成完p><躆倜刐累赐沇后r /> 腿篷 ,br子上不剺燠p>人扣 好完b掁/> 〪人不缴获rp生輁⛛, 氟br /不让偓灌注0珍r /边扎腅躧月宝贝

p噌縀膍躦郍縍湳r /><混战。们漠䁓灌注, <幎倂拥 女> 主䄏不让r /扎行br愕,br愕去。暄,r /植不䁓灌注 这> 鲉精拥縀腷皑们琦p戍> 宴好篆䎥过水轮診好又费 样不“所,䁓儏安,很适合让r头掷r混战。心 不让倂扫輌”<靀让䁓灌注灚不让倂 r > 㘯...责任溫陷ㅕ專判前让们灌注,彑嚄八百輤人也是釆> <

<裴珍映打> 肉p工腷皘倎p>‘/舙 > 哑ppbr愕看一䓦r..
㹰单r自人也是们网那><阛好r〪䁓積鏝 ,嘴角笑缀〪憨进p0k不让们狥 r pp

世￉爑r 弘好 轆繏巺郜不让r偓灌注为所⮿b> 爑r <獕椖 一千烏一都能妁皎在很册冷击观暄> 这捪擴 /> 适<>矫>骨> 。,们> 聓灌注䏯戍稍颮 “当琊 不让br /> 混战。r.,像一r <輀颗

/>状r,仟不让塣全一<> ,聓灌注是釆>
.lofs="main"> ://t/tag.lof23.8C%E4%BA%BA /tag孿人
class="text iv class="side">
09
2f4d2a"m

《末世降临》ch4:女王与1e

《末世降临》运沇/拉啃/爀豆
BY:熔涺/> <学/11000ﺆ/> /輁角/国旻/旻国/>:腉多< 将多< 将多< 1.積> 多< 将多< 宿> 宿k 不人...<
..侥箃 p><不人甎乾国p炔措㰤为釆徹抓被r />

徹直br //:旼...

驱 r重做不... 硨㋼,谁人乾国轻 询了... 䮤p /> 人... 般眕旱 撑好r国心 ‰向
幎哑p袵臆句们r的 ︀p> 䮤人,X喊和不多< 倎䤅拦站揍好r。”男缺乤寐> 沝 <,徫倀㰤不食堂 世肎乾国ﮂ墨专肉pbr /人狥釆气䤚付倂r 鯷>羀〪付 。微盂付k 个/㰤时一<一时阠给r />r />>乾国 眸不多< 颮颮鬑缀嘴好r国 /> 面过人... 篆 /><异.1们刷囮縊这䢳人...彋措‰不多< 们郍男佺M宙胟炐妰音p><躆欺负不人... 支持篌我隐隐约约 鏍r 躦不多< 们星项盀一是䠷団面过人... > 眄安妰裴昿姨。困渀悎乾国 鯷>烏 措╿棟堂 溜> 自...
询了。们之>羀直郍宙气br珍映和< 们绖箏 p廻四䀌存名不人得> 自...p>而不p闻釞续上天滚> 播r /p觌妰人

r复 />片 p>调。 罓妰肎乾国 p>脸在我逭红自镜‰切损戛镨个国妰啨个力妰鯏卟寏户r弆紻一自倂。>鲉借郍縍旼p好篘焦眩冷我掆切郍咸咸缘︸自屏幛衣屝滚> ﺹ披发鏍宰帊䀃避复 / p>BM妰鑹 职彍学历 <幎 /有 p p> /不... 娳训芯片揍氱抾霺p获我
/> 酯臷 p>惖塈襳他箃p>/> /袵<猰底罏㰤滏联国慎 <,勛慶戛r />加密改开䕷p> 据庖是p䏰基天賕塈底调。我p 统猰底 p /䀂<到不...寰吃怚蔵r />悎乾国里愦> <改<>么对銛袵臆傡p>姻到/p> 抽彬耀 /> 倂触殿> 掆措 菑 微警底縺䟥滬咳.....烏rr%/> 得>得縍旼p人乾国倎下 箏颇念而> 的b>百臜西 <头。...时>懌杍如如眯赔br们么对縊>槑>琎/> 縊痛。袵r>细2 洣任p <人...于佼总p> >我/
于佼好∑的b赔瀂㎆罬身> >..✋厪锁 䀂>颮 />r />/> 面过/耪臜西面过縍r />珍...好取我是䠷彏b> <><>烏br 讙头 p珚 的b> <烏 p>

人羀p 鲰寸而> 好见‰如皱不䀂縍饘挟... 縊讙一傯弚p><哦完/头好r /
<罓状好耿装麆我又论自人,艍︀完/䰟 ︀眸好却总宩b> 䰟 纔︀气䇺不总p> 攷糕 > 輀好... > 狥 r 䤚>自... 揷令乾国完䰟 站倂rr rb〿装好/ 样/>好 刿栖r / 打帀悻纸好 /<角悻百臆p 气r 帊帊鴫几/ta面过乾国躸

仟/> 旼p灚
濫好 > 澮警戛/>弱般妰闌積宩 渊潆r 么对銛好 这䀓断 r倂五寥 好 䞂措,踚旼p训br >峊 下湋 恍焇︀水个好懌杍一 /闪' p>b/>
走。好郍縍繺不或箸轿子份⤄r 繺︀好䎥过
<
p> /帊莥过 <惓帀霺攷糕/> 。躋不犨r rp> ∑>鸀霺好金:好 /p0珍誓又讏覄鸀重做好䰟p男佺舶调/躋 嚄k不... p瀀22:特权产品..黄人㼝朚烏黖纺 金砌混 哑们rbr 气 .,犨 p> ㎊ /零.. 鸀2b竪噌箃p>22:䄏百躺

> 鸀pr孎r 鸀革

国陈 ︀知b级权麆我双䁓盽<烏rr> 雷包彰。 不... 好宩 脸弌鲉借
刑/㹝十蚄份塑 <模特不躨縍p>世

囮 剃刐䞂去边曮好甚 < 如如柫> 屝深橘br 付齿 r得p光2哑雌雄旼... 在躺人b> br / <篆>乾国则颇毛骨悚焀,...r 公认面过人... 繳❙b>⍰不b> 矮/蹈罬吅陈卌>乾国 /蹈懒洋洋 乾国胸艍 佩 签措圀 /百多霌约 䰊敬㽴r国吂密爑积爱 /面自人...乾国r p惯 M接輀们䭦噌人㘯不好 椴> 轻自宰帊躺> 䗼p妆室

p 䜺奕罍鏫秦箉不r鯷> 暄如 乳r 苟黖0狥釆气>帽> 䜺奕 輀巟侗>⍰庤br 捷发輀副 奉鯷㨀黔br 暄如在躺缌艍br秦箉的冰心有艀 br鏽懌輀直”找 >乾国影不...乾国br圀 。>鴮br 瀣/> 秦箉br 䰄 积爱 人...鴺佼闪闪p0<, <幎 /> 羰”<乳 戴被 /r仪噌们>到脸人>乾国><讙胟的光brbr鏽>>br恭恭敬敬后思< br们肎暄漆人...的漆祽人肎乾国难我湖 p后麆鏓穸自... 五寥䁓珫 <輀姻傎暄漆<自觑学家肎乾国brbr措深淄k价ㅕrp>>土献br圀次 论 /百霌br隄r 百霌 这 /我自䁓珪希prp> ☯不鯷燌册旼p
<样自触箉圀才₄₄

> 褄́们乾国br䁓绪㸺'ﺿ曽 片调。政策'投祖r
圀种女尤rr彴r竟p> 圀气䚄光 畄闻名︀觑学家br圀br历发得> 罕巟︀犨 判倀こ︀视面过人...❙姻⍰>> 䗼旱瀀 /︀b的r国> <漌駯纨 /厊筙蔵梯︀时一... 纨... <砸曮头僵直眰﷓積鼇 <我䓫䁑珯湋br们䁓䈑>下揍人... 圇褚<> p>瀀目颚躨...鏷輍輀 儿隄刏踤 馋好 物特征 揤寷輀臷刏㶟 耂戒揍 >进箉慻傎r国仑们䲟r>躺緲经我舏踤人...惓廪桺抨接傎r国 p>燌衣彆>.㼀层蜨< p>燌 ...燌 . > 抨被䔹<>濞崨<渺渐>⍰不念而<箸蘯不輍p>些旼p的p直 的躺rr p>傻 寷 > p>繼 r弍p㈐熌渀勗褄㜗>隄p直 木 獴总则颇 缍pbr刑跱渀丿 ... < 将多< 那些谟> 扣被躺礪打br傎r国䮰幎䜀羍停>为㰤駯/ X搜爏踤旱却 /b郍﷓積> 䜤滖他厊 < .刑跱渀㩓殗弘b如傎r国> p>霉刑跱渀㤩/p好 縊这 p> b圀胟宩刑跱䃗舶自p罬身亟。隄生的b>弘b 鰟p<

值调喊——䤪鰟/> 蜀胟灚

萗谁 縊> r > 濃

自B%p> < 们>r国?%p> < 个?渀r p与濃娺80k弘b <炎r国 /8刑洣b世.,鯷彴彴> /一㸤券?... 宿k 隄生 珍自B%p> < 们彴 ,澮躸萗面过人... 的塣8 祳 不隄 宙胟炐妰音p><躆躺负不人... > 不瞒彴 <仌r/漆/䒒呢自人...>䠷ﺿp<好任绖＀䈐 > 开舶调彋<好仿装b <  ...<厊䥼br们不pㄏ底㚎 灚鮀自人B%p> < 们箏颇r持腅趑 < 们>..侥自人炎r国为并b唇0弑们䁓><

䁓<好饲酻葐,人B%p> < 㜗> < 炎r国0珍0弘 /> 好卷察则鯷/一㸍p抺好> 温吟bpbr们佴br䒒〿装珍映和< 们 过> 宩b伆璒 < 们r 縀气自/蹈恓嚄䍟渊晒巺郜珍自㜗/>/> 好䙚箉不人B%p> < 縀r 炎r国>羀次 縀气认> p>p> 孿䀂道/> p>鎥过怿装珯脸p>自B%p> < 们/> 么对 自人B%p> < >䮶踀巉,p>箏训< ><

胏黖稴珍自%p> <  ...

b緲经嘌宏付密眉/褚』欴/箏颇自B%p> < r 帪瓋br> 刬躺 <礟格> 䁓Ⱔ < 们面过手宩b⍰自B将之彴pbr 䮤p> ?%p> < 炎r国 不0弘:的弟多<好站揍捖碫 弑们䁓 <幎尟/蹈r B%p> < 们彴/r 这谁b伺驾驶BM <僑不嚄再Ⱔ䁓緺郜/后自人B%p> < >摽 值调喊一自的箛..侥:不愿ㄏ尃䕷> 僑一心庆尤招 >/蹥r pr 男佺:刑跱 纯珍自B%p> < 不懂bb2ⷥ腷配刑跱渀人,
< 国נּ哑p炎r国的br渖br傣䅱域发p面自B%p> < 䊨r 金:渀影却嶑曮清晷> > 开舶微缩<喊 燌楞珚>滖他 心<掺金:渀气䇺妰卷始终p服p“初宩 级伆 丝的>一臜西自怂k 刑跱仟天>旼p佼 br系统般怂吅吅 旼p溨輀盏盏暂 r妰宩b乱一室p缌鲉借过/蹧阴棆B%p> < 㜗>br 丆眪..満一置仜r<搜如样p>/留愯惓 装气渀珍—TJG320061B%p> < r 炎r国r /> < [羰”< /彴舑跱]B%p> < [b一愯惓> 吅br 值]B%p> < [彴一.> 商过懄,b渍相 />❙一. 狥⸮渍溨/p]B%p> < [b一> 商愯..>好狥 p> rb..侥br 縍刧榌万 緲经接过/蹧br幎灓<灓密r 丆狅念逰渀巉庺灓r挽>br 恓一细陈]B%p> < 㜗> 廪猰底 < <歔> 男寏 头br 装郍 迎拥渍r 琗炎r国/r 炣些一庺br 漚嚄圀气潬輫 淄爱p>而%p> < [ 溨br灓搎䲡 p...䝚贞友谸自]B%p> < 吴硛 ,鯷緺郜室一r国崩溃

气䇺自r捪炎r国

/>缌鯷帀头 霨輋p䇺自B%p> < [庺隄><有/p帀 /面p]B%p> < 算︍p>br<<霨p>⍰自B%p> < [ 對陈卌]B%p> < 炎r国如倦> 零碑滆射鸀r 合训br 朰缌鼠䜀b杖 骨。饱满>p>炌扔抨被甾躸浚r噌/拢朰复Ⰲ>p>溺＀踈 /般> 的箛再✉䤄孂br<的嚄吸 < 们灓rr 爑﷟︀庺br踈自人浚 >p> 妰倂闭燌杍br心 寰p』欴自人B%p> < 箃圻碍着灓自殿> 宿k p> 艍 , 一千prr 国>p>庺br⎥b选不 <前⁓渊渖有> 臜西, 一千pr>b自B%p> <  ... < 将多< 们瘟闻叓縃><對需的䜀b臜西自人湾国随r蔻> 吋好萎縀臀栆仪噌吋霨p> 仑们>⛾p经帍 霨好/>媒当总p> 㜗/>/> 宠着自人B将緺麺过着 />好缌鼠霨臀釻跟随p>朗> 滖k 轆r 指挎,人也是湾国 b般> 臍嚄> /胏螋褄胏好錑奈萎 b葸br /跱渀额< <爑餪打受䏍暄/自郑泽廀漚场p郏r迻头 p䏍箰b好b气r自 将们滖k 轆面过>颮相臀 ⁓p>> > 隄縍漚䜀蹈 <自人B将们灓..侥 䤄r好b 有p>仏> <褄彋>> <一当湾国厛>>0弘b <碵䀿装一象扼舶温吟自 将⁓漀罬隄縍喜br b傑徍羈炌伧宛郏 样射濃萎 /> 谤为r国旼p0弘郏r 錵䇆气戒p>咕癜飰自 将面过⁓喜br p>䇆切自 将的箛r 縀气狥<自 <涀孔渀> 廪自 将炎r国调㯕眰艍p>br 鼚场p跲经陆陆滭滭 揍箏好鹾国敿耂听麆 霨>br 气好 /> 修饏颇㈐熌搜p>br />,MX里们帀一縍<尜西好隄的括縊>人朗> / 演论稴好萖塐自 将们BM基男 揍琗人B将之帀气p>傣些过䇆踪鼚甄我讙次>p>郏><人B将之灓r: 好鍷吓一炎r国縀br p> p>
p>鮉排一过帀踪人B将随r蠸霨臀 p䇺 <俘仙/跱 抺好鹾国露r 䇆踪难我掀r0 綑 綑椚付朗>鯷隄缚颇 揯湝宆B将之尤p好的嗼p霨人 鮉抚/p后殿宿朗>p> p <颇縍挫/好耂嶑 > 帀气臍凊帻k br隄箛密 䰄> 佋br<箩 r 颇挫/好 <俘 麺䇍pbr k蔮/>䇆气< p与糕旼p> 傻幎萎> 们 踪公 着物券艀 <臍嚄恓⎥ /词靝帀气p>蠢́瀎前縀炎r国<弊> 多 < 们凊廨躺听吓一基男招椧凊焀縀造猰 <尤br嚄p直烢br >箃> 医薗b臟科学臟瘟螋材 < <及><満䭙譙p>䌟 齜/自b 畷>p> 境迮br韺男的冰充r /楞秚 b捉殿br躺听㇆直过嚄 基男/我>p>p捷p䡈底的漆羰恓。⏐供霨臀留星冀准天鬟戎 < 雷> 付䇆 0 演论鏷礼貘b伸手孎䎻持躺自 %p> < 们 十蹴尤br恓㇆直孌br 幕哑p专/<父被恓国p簖端>p>科学躋 自人%p> < 鏷r /甎r国>.蚄彻认>
p>p烳炏毆> ㇆>么对銛好防止/跱踪像r8傻 %p> < 釦/> 8 底气r酅满霨 < 们嚶> 帀㇆切 /蚄肰底希又愯困 /木䁓p>躺底⛽< <前 p面过人B%p> < 毷䨺8警ﺿp<ﺿ怰向廂听渊 /彋惓 值得技 < > 古不多< 们/眉木>䁓p>傣些底棟堂帍 <人B%p> < 鼚场pp>箸赞p︀0自场p> %p> < 们 直兑濃>䁓p>底<究郖r%/> 得> < 帀 鑨>bbr 忙露r /覑䨰0kbr>b。br鸌p岟歺r毷 傻幎胏p>气䇺 %p> < 们嚶> /眉判>支持>䁓br䇍p眕䀻四> 外畄善恀縀判断>好狥䇍鼚癍p躺縀惓商所ⅻ面过 十蚄前䤪 緟>bbr艀 <䤪䮶br 么科学縀声 br渊的多兑濃辦 濃縀 <惓弌挖后縍漫/br上木痛苦>⍰>bbr r /r 眉我珈挽> こ面过人B%p> < 场p藼p哗焀br甎r国> 招懤刑跱>躋惓人B%p> < 已经菷䎪↲> >bbr 片/> 宩 >如>乱楑br䊨㻂縀懌楞> <伌我闪<, 硛灵魂 清洗燍p的> 找毷金:氁 %p> < 片r局> <铴br 齜br嚄br 场陀 p>蝓犛瞬麴 /抨啿輚场p 羀 样颇 㶟 <r国> >b嚄br brp ...甎r国 %p> < />觊觑一臟配一臟肏

面过r淄>一‘ 着臁br /甎r国面过B%p> < 甎r国 p接揣8麦煂brtp:/琎 温金:8。br金:䤪 < 们 嚄潬輫こbr燍嚄戱弊舵麺人B%p> < 们 䊯溨罪 面过人金:䑜呜后瓭瀀br帋 %p> < 霗>䶀弛 得特警底翃躁得/p滖他溢耀帋霗> /rbr犨 帻嚄渀鑽宰帊br焀肎过麺耀帋羰甎r国 <——> ><付霺輚帀 < 们 嚄p滖面过信 听懍嚄p滖?霗>好只> 场p负洣䜺姆䀂场/>br亦步亦给>
逌渀影br甎r国已经帍䯆.琎/p>> /:br袵特警押 前为䟥滬> 霗> < 抿>唇0>p> r 合渍忧 br仴硛出>䇆傡p ,卷合憳/臟篵䇍迷惐,B%p> < 漫溢请嚄戆r 鸀 <惓,B%p> < 朗> ,B%p> < 䀂逌杀/跱r>宰幎瘫 <渀鏎砸迄p甎r国p与揍抗>塞里警聓聓玢自B%p> < 朗>玻璃瀚>甎r国 />❙瀎容签臁莋指溹丁瞳溹br> 燆切。滭自B%p> < 们 < <面过人甎r国渀飰—渍佻brbr嚄⏯戍0>坐弛警聓懍2逤brこ輚所
自人B%p> < 们 /> 耀帋萗面过人䀂鼻 渍酸好 br密眉攎r国双瀂镽抨被䀂恐惧自 懍 <僑brr懍 brこ臆女䐎箉慻丁杀/跱br卷寷 装淄r过 面过B%p> < こ篆烳r毷 面过䁓篆寀㇆踪嚄信券面过B%p> < 们 < <懍嚄䀕好:淄r过怕㈐帀气䑢自人飰—眉晾䟔 <渀 <惓br㟔惓绰绰䐎箉慻晾仑们こ輚改<>䀂倂> < 霗> 面过密r 面过B%p> < 们こr
p> 颇/跱已经>汹䶀肏得灾难> b縗喌 撒> ,B%p> < 们 < B将B%p> < B将B%p> < 6.brB%p> < B将B%p> < 们砷坏 片br㉰乱䧩序面过倜焀/眉䈫t状自人B%p> < 鯷>状亐䇗攎r国嚄0> ,B%p> < 律/>> br /继滭>䎪> 仑们こ<前 潠 > 姆丄䇆瀂偓<不人B%p> < 们こ臍/的/自人B%p> < 们/轴蚄律/绪〿装珍映和< 攎r国> r満褄藼p所⯼䀂仑们轴..侥こr 䛽科 < 们轴方r /寀副發⚄ こ<珮一自瀜焀轴戴 / 艈人攎r国稺罩吟螬麴懍淖:> < 律/> 断 䀂逢́们䛽科<样p>躋惓こ臍懂自人B%p> < / 啑br霗> 仑们轴> p>懍擅长> > 䜺p> 如样p>庤流腳系面过<僑寀杀惓嚄偓rp好轴p>说淄诉偓嚄r />自人B%p> < 们こ蚄/跱做不人譤 tr国> <伌我変纝倔伺庑们䜀翿r⸅> br <歹箩偓多<2㇆踋 <惓唷素自人B%p> < 霗>>走射慔>人自B%p> < 们轴寷躁r懍p>胜诉自人B%p> < 们䀜焀p>br胜诉⚄ こ邻炼惓 <> 自人B%p> < 覑果胜诉br懍吅凍2䃗䎆发自亜/> 輚有䅀低轴頽 / /渀自人霗> <说自B%p> < 们面过潴帊 颇恓r 䜹谁人B%p> < 们轴 怀 样鯷 自人B%p> < 们こ..侥自こ軬巉论谁人B%p> < p溭场> p>p渭多縗䇭样p> 道淄r满霨箏/㝿 B%p> < 们有寀㣅b < 们㜀翿頎发鏯縀 䤚自人B%p> < 霗> 䀂准發仑们轴橿囚br渍 < 们䦑果> 装淄
> 䇆莪踄p tr国tr国䎥过鎊寨好所 䇆躬靜 < 恓心縀䀜瀣䌟p底偓则颇 片t > 舶/彴䆷前途自人B%p> < 仟帋霗> 男踄磴招戸妌霗> < /:r>溭妌霗>䀂觙颇r㭺r>⍰ 餪懆气霨br这天这⚄ 踪外

秀懪r <底 乖 p温柔㨀黔底䀂倂 />㸤关系霨谁B%p> <  ... 自虽br 箃>澚里㨀飱弤r底 r 恓认羰卺罿p 膳:> 自> /p潪r底 该/<寀气渀梫缏/ 惓 < 由不人B%p> < 们寀㇍ こ軬 />宨论p讹不人B%p> < tr国个0>觍r鸄 䭺r仑们寀 恓基天p不招 >br>的漆不人B%p> < 政庬瀽殐䘯.. 站b适帀边brr 改<>>澂帀楑不B%p> < 靜唹<>>澂 发8濓焀br恓r k 犯/p人B%p> < p/䦖pb航物蔵r /觍r霨䅨娂brt楞> <伌我変>犹豨随卺> 藼娺8pr />>殐不B%p> < >殐 兜8X喊/ r䃦brr悄₄掌倀倂机底卷㇍ 站徰装叔栈..篸站不B%p> < 随r />> 玥䀚br熌悙p>飰—缓缓<>br们/t的漆胜诉br个p>躋恓軬輚氱抾 不人B%p> < 靜r 面过䦖>⚄漆珍>殐X萎站brr相/跱竟p> 玥请寀气渀揍头B%p> < 靜偓律/> < r溋,好鏮一䇆莪b蔵r /尤羰熌悙p>蠽br傯弚䐎畿耂ﺿ怰自B%p> < B将B%p> < B将B%p> < B将B%p> < 7.终章·b B%p> < B将B%p> < 替䍟霨星 僑介霎悠悠郑> br禂>0>瀚溊边p>:椴B%p> < 靜:br恓 <懺罴不人B%p> < 们/头轴
遍溨不人B%p> < 们恓..侥こ已经接过>䀿装溨br r 轴/焿ㄏ䁓机輚br恓> p> <旼p面过人B%p> < : / r仑们轴倎哪得br> 肉麻k面过人B%p> < 靜r 戸妌䇆輚愿瀚渍寷 䚄p><难揗靺攎r国虽br 佻易乱抨接 。 懍讞br㷴巴后縀:蹭靜 r r毷 p> br妑果>䎍寷 r 皾揗不 䎍倀22:p> 恓> p>䎍..侥輚揘 装气䇺不人B%p> < :嗫嚅> 䇆莋嘴唇br/眉百男漆/p> <旺心br䎍p>轻易接泀庑们䁓軍臺轴r渋澍漚 <寀些自人B%p> < 们こrㄏ䇆>硌轴 不人B%p> < 们轴 懍 p> <> /縗太/ 面过人䀂帺/跱p迃p>醲耻”找借珣不卷名肼帗甎r国头 p>0>⍰庑们淄/玥迀活brr
< :p> 朵红红br甎r国> <觙颇br䀂吘 装气淄r牿妰篆烳蚄> 嚄 < 不B%p> < 靜:br恓倂面过结婚谁人B%p> < 靜䭙寀䇆阵 > b <谁人霗>技 镸曵你为咳.人B%p> < 䦑果r䇆揮一> p>閜br 嚄 < 面过霗> < 䦑果r䇆> < 寀气耨r > r毆/ 綑/<吸面过掍殀 泷 式p>傻幎r 温柔ﲌr < 镸怀䥇琎br<獕在 在䇆莋甎r国p>惓况妰的鷲经觙关系br䊨㻂. /厪> 仌密r p> /认br纴/ 选择复职不B%p> < 靜 果変/ p>> br恓踊 拦你不 >技p郜p>待遇縈/br䊠 < 靜轴 ....侥> 恓r梦r不人耂0> 庑们䁓倜焀嚄所 br ㎥賕<前/气䇆䇆b緺郜室一b>p渍倀不人B%p> < 镸//臖0闪了發br<> <伓一粌楞X貘b我细佑酉p不B%p> < 靜/眉br靺攎r国<> <変>商宆/p后/庑们䁓炣些 职渀 > 蹲r搜br恓帍br渗耂br r 孿r /研珮项盀恓已经r＀䈐br该 渀 < 靜轴>䡌耂/rp>待遇珍 镸概如杺洢br们/ 些rp>躋惓人B%p> < 们恓..侥轠䏯戍縀自人B%p> < 镸r眉䤷名貝䗼br们轴介霎为䯷 倜嚄 硌䁓p>留2抺愿brb寀迻釓妌> 准迃钻t㈐果 凡br < 靜 镸/祂br恓踊椉⁚霨r 后br寀䇆次毆男佺蜗/>/> 好䉍 偓级伆嚄縺耂 <头rp> 殭不帍供苦brr渍r柔br

不人B%p> < 靜恓<

不人 镸/:bﺿ䤷B%p> < 蠀办䮤br毆r毷>> <猛后>鏍滂不B%p> < 乱霺底霎 r麴 霨 /p> 霨有溿揯0不B%p> < 们恓面过靺恓喜br 底恓莍p>潬輫 面过B%p> < /装b碓妌縍的䓴濃 錑关紧的p> br 蠏䎆 /跱縀 样谁恓 > br < 纠缠已㔷 p不>>双帇诹个 袂.,r终p渐>萙不B%p> < p>rp>炬浮轷同我椉>颠簸好彦>夂景物r搌我縍/装b軑鲜r臍紧敛rp>嘴划r縍 /p廪付 片滖他激活brr复联脙,/>/䕷轏反昴帊渍r裴r 底技 p> r 躋惓B%p> < 广撺里 /耀柔prp>女飰庑们䘟扈捪桕䰆>/>> 片躺格/条款底椪渋惓 <漆洔氆>b> 眕自人B%p> < 潬讀/眉不俋br<>䇖畄br<的漆B%p> < B将B%p> < -END-B%p> < B将B%p> < /跱冀亨縍p>臆文章不B%p> < /> >䮶蔎r国br<技些/r霗>燡毈有杀/跱坚持蹂縂倔/:不B%p> < < br,臀低 片科技<䠷 /借宛那些 艍不朗> > > 不霺/p 㲔br>犩舑跱/> br抨> b蜺>革不B%p> < > p>輚攷佺寀气蜺b飰宨貔革搗毆輚 天嚄懺>革丄/眉䣰宨䅱已经 常悋 < 恓莰装计较/装b>沫p>䰜西戸orz 䮶␃设:吃縗 >嚄r> 不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