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是吸氧激光暴躁狗作者

文字是硬性毒品,文風是致幻劑

every night
流泪之夜
(喔这是娱乐圈AU我忘了讲,妆发造型都变过了)


小郭里面白色短袖衬衫带一点雪纺,亮灰色领带,红色毛衣背心,纯黑色西裤。楚哥穿得更设计感,里面的长袖内搭领口是设计款,外面燕尾服式西装是灰蓝色主深蓝,埋金属光的那种,裤子是黑白双色带褶。链子眼镜和胸针就不多说了,珠串什么的很好看。


苹果八的屏幕颜色变来变去的。
卡文状态持续了很久但是今天晚上好像有点通了。可惜手机电都没了。
别看我边吸氧边发射激光,其实我很佛的。我从冰箱里走出来了,水果刀也扔了。

没法预计这一个下场
傻到为你
为你奉献一切才异常
名利我虔诚送上
期望你留神欣赏
我妄想
我甚至 甚至没有
希罕你肉偿

来自关楚耀的单曲《死亡之吻》http://music.163.com/song/476081526/ (@网易云音乐)

【死亡发言】又来个夏日催稿赛,lof什么时候换程序员

七夕贺图!楚哥太难画了不画!

三个郭!不看就算了!梦梦是我的!梦梦在我床上躺着比小爱心呢(怒吼)

艹,我写不了傻白甜美眉了,谁来把骚梦梦和杀面/念梦/鸦蛇等奇异cp从我脑子里赶出去!
七夕不发文,发贺图。(也许吧)

有个疑问。如果一个人写的文章海星,但这作者本身让人生厌,到底要不要去看这人的文呢?
(总之就是“作者作品”和“作者人格”的权衡。)


我这个人好像对作者人格的洁癖特别严重,对口味的人写的文我自动加滤镜,我好坏喔

别虐了,求求了

【楚郭】《离魂记OVA》

赛博朋克背景,有反转。医生楚x精神病郭
人设图(赛博楚,现实郭)

https://m.weibo.cn/6490990314/4272363946146899


我们生活在一个服从分配的世界里。
最优秀的上等人拥有最稳定的生育环境,仅仅选取适宜基因配对,感情是不需要的,甚至层级越高,对于恋情的管束也越严苛。
还好,没人会搭理我们这些下等人的死活。
相较于上层奢华而无聊的富豪生活,贫民窟依旧充斥着各地混乱交织的方言和离奇外貌,邓丽君一袭珠裙的投影与西樵山比高,在水面上柔声歌唱《恰似你的温柔》,不曾黯淡的夜色中有各类飞行器穿过修长曼妙的臂膀,刮去点点星火般的离子碎屑。
小锅巴和楚先生在宝峰寺相识,那时候宝峰寺里住满了疾行小队,小锅巴被赶了出来,耳机也差点打落。
身子很瘦很瘦,露出的手指很白很细,过路人向来不善,时不时把贪婪的目光对着他来回打量,最终因为无法确定真实实力而放弃,匆匆赶路。
楚先生到达宝峰寺时就看到了他。
长而宽广的石台上坐着个戴着兔子头盔的家伙,耳机大大的遮住半个脑袋,很怕冷似的,从薄薄的衣料里能看见导热管在努力运作。
楚先生皱了皱眉。
楚先生走进宝峰寺,顿时带着翅膀的或者四足的赶路者全都吱哇惊叫着逃了出来,四散飞去。
小锅巴看见他招了招手,于是颠颠儿地跟了进去。
“我没导热管,借你的用用。”
于是小锅巴被他抱了一晚上,算做房费。

楚先生背后的东西很怪,有时候咔哒咔哒地响动,长长的机械尾带着能一下抽断兽骨的力量,上面有点长绒毛,小锅巴喜欢摸,毛躁的尾毛摸得顺溜溜的,楚先生想了想就没反对。
楚先生似乎有任务在身,又似乎没什么事做,偶尔会教穷苦的小锅巴念书。

有一天小锅巴被人找了茬,瘦瘦弱弱的被推倒在地上,被人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吓得惊叫。
坏人也惊喜起来:“快来!这人屁股上的肉都是活的!”
“别动我……求你了……”小锅巴因为穷,鲜少改造自己的身体,也无暇去关注这类“大人的事情”。
只知道自己好像要面临一种很坏的、极坏的事情。
接着身子一轻,坏人被一股莫大的力量踹进千米远的湖湾里。楚先生踢完人,阴着脸盯着小锅巴,好像在指责他太让人担心。
“我……我不是故意的。”小锅巴低着头声如蚊呐:“等我凑够钱,一定会做完改造的……”
楚哥拍了一下小锅巴的脑袋,小锅巴惊了一下,还以为他脑袋会飞掉——没想到只是小之又小的力气,小锅巴都没感觉到痛。
“笨死了!离了你三分钟就开始出事!以后跟着我!”

小锅巴开始跟着楚先生。
小锅巴从什么也不会,变成荧光牌上的东西基本都认得。
最后他可以听写出邓丽君的歌词了。
[怀念怀念从前但愿那海风再起]
他靠在楚先生的怀里睡着。喃喃自语:“我该怎么报答你才好……”

楚先生大概不需要报答。
他们住在一起,住在一个中下层公寓,楚先生买断这里一百年的产权,楚先生做的是什么行当,能有这么多钱。
楚先生也不需要导热管了,小锅巴光着身子被他抱在怀里,又是哭又是抓他,可他又打不过楚先生,所以就很愤怒地骂他混球混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激动,大概是因为有那么一会儿很痛——可是他又不怕为了楚先生受痛。
这股委屈让牙根到眼皮全都酸得厉害,一直哭到天亮。楚先生叹着气,眉头一直皱着在想事情。

小孩子不会生气,小孩子只会不好受。第二天睡足了觉,小锅巴又生龙活虎起来。
“楚先生,您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想知道?”楚先生笑了,从压缩背包里抽出一块芯片:“你读一下这里面的东西,能看懂多少?”
小锅巴长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图景,看了许久:“这是飞行器的图纸,从这里触发助推,能产生足以飞越空间的力量……楚先生,我们飞越什么空间呀?”
“赶路这么久,今天去哪里玩吧。”楚先生把上衣拽掉露出结实的后背,上面沿着尾椎排列着机械装置,通过拱形的弯骨,将排布电子筋络的尾巴托起。

他们去了海滩。楚哥耐心地教他,你,你和我,我们。
我们躺在海岸边,直到浪花从冰冷变成微热——我们用热红的手指互相传递温度,水流是盖过了脑袋的被子,我们就在这样的被子里小声说着悄悄话,疯狂的设想与无人知晓的未来秘密。
在这个赛博空间之外,有着一个温柔的地方。我们可以在那里自由自在地享受幸福,同生同息。
“和我一起去上层吧。我造的飞船在那里,我们一起逃出去。”
“楚哥,我没有被爱过。”他张着大大的眼睛:“我太贫贱了,你可以爱我吗?”

蝉只能活七天。当活到第八天的时候,看到不一样的风景想必会有破云开雾的感觉吧。
上层的戒备极其森严,但楚先生位高权重,将瘦瘦的小锅巴藏在角落,你等等,我马上开着飞船来接你。
小锅巴乖乖点头,藏好了。
不过一会儿,飞船无声无息降落在小锅巴身边。他们一起拉着手向外行驶。
楚先生皱了皱眉,眼神有些恍惚。
过了会儿,似乎进行了极大的挣扎,他最终降落在仿佛立交桥的桥拱底下。
“你坐在这,我下去一趟。”
小锅巴看着楚先生拉下了某闸,将舱门狠狠关闭,突然慌乱起来。他用拳头砸了砸越发震颤的舷窗,楚先生的尾巴消失在层层钢结构中。他抬头看了看正在调动炮弹的特派战斗机,突然又回过身看着小锅巴。
耳机里面警报大作,楚先生即便做得轻手轻脚,也还是被电子首脑发现了,炮弹正预备击落飞行器。
楚先生看着飞行器里那双耷拉的兔耳朵和惶恐的小锅巴,在飞行器自动助推弹射的前一刻,突然大喊了些什么。
炮弹目标瞬间转移至首要清除对象,楚先生的故事就这样消失了。

不是的不是的,还没有消失,应该还没有。
郭长城努力思考着,我叫郭长城,不叫小锅巴,楚先生应该也是花名,叫什么呢……?
郭长城始终想不起楚先生叫什么。
他自从病床上醒来,手里就抱着一本本子,里面记录着看不懂的文字,只有一句话最多,反反复复地记着。
应该是[怀念怀念从前但愿那海风再起]
我逃出来了,那楚先生呢?我应该先找到他,再认认真真问他的名字。
他匆匆忙忙换上好看的衣服,抓着本子向外跑,外面天好亮天空好空旷,没有等山高的邓丽君投影,只有商业大厦的液晶屏在滚动楼盘广告,街头都是实实在在的人形,谁都没有多一条尾巴少一只眼睛。到处都没有他,他在哪里呢?
郭长城吓得哭起来,想到说不定楚先生回来在病床等他,正等得着急呢,于是慌慌张张往回跑,眼泪也来不及抹干。
最后炮弹明明是对准我的,为什么突然转移了呢?应该是楚先生做了说了些什么严重禁止的东西,所以它就把楚先生杀掉了。
无论说了什么,楚先生都已经死了。郭长城哭得直打嗝,在病院里疯了似的乱转,身体好冷,他好想蜷缩起来。

他埋着头撞到一个人身上,被那人胸口的原子笔硌到了脑袋。郭长城战战兢兢抬起头,就被那人温柔地抱住了。
好宽阔的肩膀,厚厚的,和自己一点都不一样。
楚先生说了……喔,他说的是“我爱你”。
我我我可以被爱吗?郭长城惊惶不定地盯着他看。
“我们一起出来了,你看……”楚医生声线柔情,抱着他微微摇晃:“你是一个被我爱着的人。”

-End-


《离魂记》正片里楚恕之是精神病。于是在这篇OVA里郭长城是精神病,而楚哥成了他幻想世界里救他的那个人,把郭长城从赛博幻觉里弄醒,然后抱抱安慰好好过日子的事情。

人设图也没着色orz,本来想当作700fo福利发了但是想想还是太短(在这里你甚至可以点图),还是写写禽兽儿子好了

未解之谜就是——这些大大和读者究竟在我看不到的地方cue了我多少次( ・᷄ὢ・᷅ )?


今天的骚话:(写小辛硬照的,他在我眼里就是美眉)
脖子给吸红了就穿个高领的装铁T,仗着人瘦条条的不敢磕碰了他就在老公眼前蹦来蹦去,老公就心疼了,老婆你可别再瘦了再瘦就成兔子精啦,这么瘦的兔子就没有手感啦,可是他不仅不听,脖子不红的时候也非要穿高领,本来就不露什么肉现在更没得看了,老公气得想哭,老公不吸你了也不吃醋了,你把那些高领毛衣都扔了吧好吗宝贝儿